首页 > 书库 > 《魍魉不敢言》章节目录 现代言情小说 魍魉不敢言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

魍魉不敢言

现代言情连载中

孟庭春新书《魍魉不敢言》由孟庭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娘,姜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贫瘠的村落被围绕在青山之中,人烟稀少,难得教化。 此时恰值隆冬,遍地大雪,一个十六七岁却盘着头发的小姑娘穿着土色麻布衣裳,双手费

阅文集团|更新:2019-05-24 08:02: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孟庭春新书《魍魉不敢言》由孟庭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娘,姜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贫瘠的村落被围绕在青山之中,人烟稀少,难得教化。 此时恰值隆冬,遍地大雪,一个十六七岁却盘着头发的小姑娘穿着土色麻布衣裳,双手费

《魍魉不敢言》免费试读

贫瘠的村落被围绕在青山之中,人烟稀少,难得教化。

此时恰值隆冬,遍地大雪,一个十六七岁却盘着头发的小姑娘穿着土色麻布衣裳,双手费劲提着半身高的水桶,磕磕绊绊的在羊肠小道走着,额头结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迎面而来一个穿着棉袄的老妪,手中提着一个盖着蓝花布的小竹篮子,一见这小姑娘就高声道:“这不是姜家的小媳妇儿吗,怎么,你那男人还没回来?”

小姑娘脸颊通红,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气的,唯独一双澄亮的眼睛瞪得溜圆:“李姥姥怎么有空出门来?”

李姥姥啧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遍小姑娘裹在厚重衣裳里面的玲珑身形,再看那张水灵灵的小脸,不甘心道:“谁不说姜家小子早就死在了伶仃道上,要不这六七年就算是考了状元也该回来了吧,偏他一个人影都瞧不见。再说你那婆婆,哭的眼睛都瞎了,有人提亲又不肯的,恐怕也活不成了。你这小小年纪,不知道丈夫的好处,守着活寡什么意思,我儿子虽然年纪大了些,是个鳏夫,可好歹也能接济你一二啊。”

她说到这里难免有些得意,觉得自己今天口齿出彩,还想再说两句,却被那小姑娘嗤笑两句道:“李姥姥,您家李舅跟我差着辈儿呢,说出去叫人笑话。再说了,我夫君也无讣告,谁就说死了呢,李姥姥你告诉我,我可要上门去说道说道。眼瞅就要过年了,我可要看看是谁家这么不留口德!”

李姥姥一大半年纪被她说的脸红一块青一块的,一手拎着篮子不肯松,另一只手却掐腰站定,眼睛一横,嘴里呸了一声骂道:“没脸面的小娼妇,骂谁呢!你那婆家都是短命鬼儿,熬过了今天没明年,我劝你还是早点掂量出下家来,不然到时候被人吃了绝户,把你卖到窑子里!”

小姑娘被骂成这样,还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白牙道:“劳李姥姥惦记,偏李舅连去找个窑姐儿都被撵出来,可见窑姐儿都相不中!李姥姥还是赶紧去掂量过年怎么过吧,万一李舅真赎了个上年岁的窑姐儿回来,您家好团圆不是?”

她噼里啪啦说完这一顿,拎着水桶继续往前走,见老妪不怀好意往自己这边撞过来,便假装一个松手撒了半桶在那老妇人身上,自己先叫唤道:“李姥姥你怎么这么不经心,这么好的棉袄不被冻透了?可惜我半桶水,只能这么拎回去了!”

她少了一半的水,手上轻巧不少,顿时来了手劲往回走,留下老妪站在原地跳脚骂她。

她沿着小路往地势高些处走,进了一座僻静的小院,土墙土房却结实。她进了堂屋往缸里倒水,就听里屋有人问道:“是娇娘回来了?”

她倒完水,擦了擦手才撩起帘子进屋,对着盘腿坐在炕上的半老女子笑道:“娘,可不就是我嘛。”

“外头冷,见你回来了才放心。”虽然这女子这么说,脸上仍然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娇娘知道她等着什么,却不能提起,只是上前给她围了一圈被子道:“屋子里冷了,恐怕娘要风寒,我去烧点柴火来。”

“别点了,春天还远着呢,用没了咱们俩就要挨冻了,”姜娘分出被子一角给娇娘,纵然双眼无神仍嘴角含笑道:“炕还有点温度呢,你上来跟我一处暖和暖和。”

娇娘嘿嘿笑道:“娘你别管我,我这身上全是寒气,得缓一缓呢。”

姜娘也不再说,微微蹙眉道:“你方才碰见谁了,我恍惚之间听见了谁在外面起了口角。”

娇娘搬了个小凳子坐在炕边,也能够感觉到一点土炕里面散发出来的暖气,脸上通红的颜色下去不少露出白嫩的皮肤:“还不是遇见了李姥姥,说了些不好听的,我给呛回去了。娘别怕,咱家屋子稳当墙根高,就算她嘴巴难听也碍不了咱们的日子。”

此时,这女子才露出一丝愁苦来:“只恨我是个女子罢了……”

她原本应当是极美貌的女子,后来风霜侵袭在她脸上发间留在深深地苍老痕迹,那不沾阳春水的十指也磨上了厚厚的老茧,朱阁绣床化为低矮土房子的一铺炕。她仍然脊背挺直,说起这话也是下意识的苦笑道:“幸好我是个女子,不然……”

她话未尽,余音已经消散在了空中。

然而这痛苦早已在她骨骼之中多年,像是一个伤疤掀起来的疼痛也会渐渐习惯,转而道:“她那个人,我也大概猜得到说了什么,你也不要和她置气,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她一生都不会了解的。”

娇娘没有说话,愣愣的盯着土炕的边沿道:“娘,是怎么想的呢?”

姜娘愣了一下,道:“或许龄哥儿早就不在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还抓着你不肯放你走,你是不是恨我?”

娇娘道:“娘花了银子买我回来,我就要一辈子伺候娘的,哪有什么旁的心思。只是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今年,龄爷儿会不会回来。”

姜娘蓦然往前探身抓住娇娘的手道:“要不,你去找他吧。就沿着伶仃道,过徐玉山,就要了云州城,你去那里打听打听,若是龄哥儿一时忘了回来的路。或者,就算是他不肯再回来见我,不肯认我,只要他为姜家洗了当年的冤屈,我也就瞑目了!”

她的手还是温暖的,娇娘的手被她握在掌心才缓解了冻得僵硬的骨节。

娇娘从出生之后就没有出过这片山村,最大的变动就是从自己家被卖到姜家做童养媳。她听着姜娘的提议,僵硬着身躯道:“那,娘呢?”

“我?”姜娘垂下眼睫道:“我活下来,就是为了姜家沉冤昭雪。若是龄哥儿做到了,我就无憾了,若是龄哥儿不在了,姜家最后一点香火也没有保住,我还活着做什么?”

她转身从炕里匣子掏出来一锭亮银子,塞进娇娘手里:“我就这些了,全给你,你去找到他!”

《魍魉不敢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