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女皇青衣传》全文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 女皇青衣传无广告精彩内容

女皇青衣传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女皇青衣传》是梦未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边在,单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在薛青衣的恍惚间,少年从车中微微侧身靠在车帘上再次开口问道“这个曲子可是你所谱?可有名字?”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形体邋遢,

阅文集团|更新:2019-05-16 06:01: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女皇青衣传》是梦未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边在,单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在薛青衣的恍惚间,少年从车中微微侧身靠在车帘上再次开口问道“这个曲子可是你所谱?可有名字?”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形体邋遢,

《女皇青衣传》免费试读

在薛青衣的恍惚间,少年从车中微微侧身靠在车帘上再次开口问道“这个曲子可是你所谱?可有名字?”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形体邋遢,看不见面貌的小叫花,却是有一双清澈到可以说是透亮的眸子,在心底默默可惜的同时却是有些好奇。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竟能作出‘跟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这么有深意的曲,可见她的特别。

薛青衣茫然的回神,小脸微微泛起红霞,心里已经鄙视了自己一百遍,灵魂都快四十的人了,竟会看一个未成年的小孩看的呆住,随后有些尴尬的开口道“那个......这曲乃是我师傅所谱,他如今已不在人世,至于这个歌的名字,它叫流光飞舞。”虽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十一年,但她仍然不太习惯这般文绉绉的言谈。

“歌?流光飞舞?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流光,一夜鱼飞舞。可是这个流光飞舞?”少年对于这曲谱不是她所作,并未有其他异样的神色,好似本就不该是她作出来的一般,只是指腹摸了摸下巴,朱唇轻启出一串诗词,好奇的看着她问道。

薛青衣点头有礼的拱手夸赞道“小公子好文采。”她对于古人随便的把几个字串出一首诗词并不惊讶,只因以前在家刑家父子三人就如同此刻少年一般,题诗作词乃是家常便饭。

‘呵’少年被她语言中的‘小公子’三个字逗笑了,有些打趣的反问道“你多大了?”

薛青衣不知他笑甚么,只是顺势的回答道“我今年十一了”。

少年继续看着她调侃道“在下如今年方16,已笄冠,而你才十一岁,不及豆蔻,怎得叫我小公子?”

薛青衣一愣,随之忙开口道“是在下口误。”她有些无语,若是论灵魂的年龄,自己都可做他娘了,但单论身体,自己确实要比他小几岁。

“锡之,这天,好似要下雨了。”就在这时,暮然一个低沉的嗓音插入。开口的是那个坐在马车外赶马的车夫,听声音,年岁不大。

薛青衣闻声看去,只见那开口之人是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服饰,头戴斗笠,手持软剑,浑身被寒气所裹住的男子。

少年随着他的声音望了望,眼见方才还晴空万里,而此刻却是灰蒙蒙一片的天空,心下已有计较,而后低下头盯着薛青衣那清澈的瞳孔道“这谱以及你所说的这个歌,在下要了,你要是能再给我谱一曲我满意的曲子,我不仅能顺路带你一程,还可供你温饱,如何?”

两首歌便能把窘迫之事解决,薛青衣自是求之不得,何况看这天,估计很快便会下雨了,顿时欣喜点头答应。

“莫要高兴的太早,谱曲容易,谱出在下喜欢的曲子却是难的很!”见她愉悦的眯起杏仁般的眼睛,少年略带打击的道。

薛青衣连连点头应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顿了顿,随后有些尴尬的继续道“小……那个…公子,能不能在谱之前给我些水喝?”

少年抿嘴一笑,随手从马车中摸出一个褐色的水袋,眼神示意她接住的丢过来。

薛青衣喝过水把水袋还给少年之后,指腹轻轻勾托琴弦,‘咚,叮……’一连串悠扬的琴声徐徐响起,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她亦是跟着哼唱开来。一首刀剑如梦,多少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恩怨是非,悲欢离合,在她的弹指之间逐步演示。

歌声随着琴音的旋律渐渐消失殆尽,但听众却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少年片刻后缓过神,深深的正看了一眼薛青衣语气略微柔和了些道“快些上来,以免下雨路上不好走,天黑之前进不了城就麻烦了。”

她感激的连连点头称是,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急切的跳上马车,但因手中抱着古琴的原因,差点滑倒。好在一旁闷不作声,浑身充满嗜血气息的车夫伸手扶了一下,才能幸免摔跤的窘态,她感激的对着看不到面貌的车夫道谢后才进入马车,但眼角余光瞟见车夫擦拭手掌的动作。她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看除了一双手以外,无一处不是脏兮兮的身体,最后只得无奈的选择坐在马车外与车夫同坐,以免弄脏了那富贵少年的地方。

车内少年看她神色窘迫的坐在车外,自是懂她的忧虑,沉思片刻,随之凤鸣般的笑声响起,他突地起了打趣的心思,掀开车帘道“呵...!你坐在车外莫不是想赖账?”

薛青衣闻言,猛的扭头,疑惑反问道“赖账?什么赖账?赖什么账?”

少年知她是当真了,也不点破,故而还佯装正经的指责道“你此刻神色鬼祟的坐在车外,如何给我谱曲?你若不谱曲岂不就是赖账?”

薛青衣听闻少年说自己神色鬼祟,心中不悦,不论他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路上还得靠他的马车,她定不能发怒,只好收敛怒气装作惶恐的解释道“公子怕是误会了,我这是怕弄脏了你这华丽的马车,并非公子所想。”

少年看着薛青衣那敢怒却不敢言的小脸,有趣至极,眼中笑意一闪而过,继续道“噢?当真是怕弄脏了我的马车?”

眼见怎么解释少年都还满脸写着不信二字,薛青衣有些急了,口无遮拦的道“你这小孩怎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就几首破歌嘛,我用得着赖账?”

少年看着眼前这个方才还斯文有礼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此刻却是如同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般的小乞儿,强忍住笑意继续道“非也,非也,在下既不是小孩也不是小人,而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既你怕弄污了在下的车,可事后多谱一首好曲子赔给在下,如此岂不是皆大欢喜。”

他倒是想的美,薛青衣懒得与他争辩,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讽刺道“公子好口才,在下甘拜下风,不过在下记性不太好,为了避免一会进了城在下把这个谱曲的事给忘了,公子你就得不偿失了,唯恐夜长梦多公子还是早些给我纸笔,在下也好早早的给公子你把曲子谱出来。”此时她被愤怒蒙蔽了头脑,只知呈一时之快,话方落地便后悔了,自己怎的如此莽撞,古人云:‘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忍不就过去了,若是惹恼了他,他把自己再赶下马车,自己该如何是好?

说完不该说的话,薛青衣心虚的偷偷去瞄少年,见少年正似笑非笑的看盯着她,四目相对,‘噌’她的双颊立即桃花朵朵,绯红异常,一直延伸至脖颈,好在她浑身污秽,不论脸红与否,旁人也瞧不见。顿时心中暗骂,一个男子长得比女人还要美艳几分,不去泰国做人妖真是可惜了。

少年不知她心中所想,只见她神色躲闪,行为反常,还真有几分鬼祟的意思,思考片刻,缓缓点头认同道“嗯,说的倒是在理。”随后转身从车内的箱子里拿出笔墨纸砚,又拿出一个棕红色的棋盘,随之一同递给她。

他迅速的动作弄的薛青衣一愣,随即接过少年递过来的物品,井然有序的把物品一样一样放好,顺便叫身旁的车夫大哥慢些赶马,以免把自己甩出去,哪知人家车夫大哥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她边谱曲边在心里鄙视自己眼瞎,方才还以为是遇见天使来搭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哪知就是一个披着天使外衣的黑天鹅,小气,市侩,尖酸,把一个商人的本性饰演的淋漓尽致。

《女皇青衣传》精彩评论

    1张推荐,1个点击,5星经典评论,签到,祝美女作家梦未希妹妹天天快乐!算了,我还是支持你这本书吧!反正你那本也已经停更好久了!无论什么原因,我都 希望你能坚持下去!期待妹妹的更新 爆发!天地变幻,支持永不变!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