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富贵天下》小说完结版 短篇小说 富贵天下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富贵天下

短篇连载中

《富贵天下》作者:月下残荷,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沈富,沈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是娘,你也太危言耸听了吧!按您这么说,天底下的人岂不都得关起门来独守自我的一片天地,怎还会有各行各业之兴盛?娘,王安石曾说过

阅文集团|更新:2019-05-16 00:03: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富贵天下》作者:月下残荷,短篇类型小说,主角:沈富,沈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可是娘,你也太危言耸听了吧!按您这么说,天底下的人岂不都得关起门来独守自我的一片天地,怎还会有各行各业之兴盛?娘,王安石曾说过

《富贵天下》免费试读

“可是娘,你也太危言耸听了吧!按您这么说,天底下的人岂不都得关起门来独守自我的一片天地,怎还会有各行各业之兴盛?娘,王安石曾说过‘尽吾志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孩儿相信,凡事只要尽心竭力,就一定能够马到成功。娘,想那赵公明少年时出身贫寒,只能仗着一身力气为一位木材商背运木材。他凭着诚实守信、仗义勇为而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赏。后来他拿着自己积攒下来的钱财,又向亲朋好友们借了一些,自己作起了木材买卖。由于他目光远大、心胸宽广,生意风生水起,不久便积累了巨额财富。他不但是一位经商奇才,而且以慈善爱民、仗义济困和疏财爱国为己任,可谓取之有道、用财有义。孩儿就要学习他,做一位为富行仁,利义双收的商人!”沈富慷慨激昂地陈述着自己的雄心壮志,声调不禁提高了二分。“唉,”听罢儿子的壮志雄心,刘氏并没有一丝高兴的模样。她双眼迷离,无力的摇了摇头,深深地叹息着,声音虽然低沉短促,却如一盆冷水凭空浇到了沈富的头上,泼得他一阵激灵。

一颗跳动着火焰的心被从炉中拣出,抛弃在了一片冰天雪地当中,那火苗越来越弱,周遭皆是冰冷与黯然,没有人会留意到这点自顾负隅顽抗的光,有的只是冷漠、决绝,从左至右,从头至脚。仿佛正有一具具僵硬的干尸,面带鬼异的表情,四围聚拢而来,最终将一点点星光,一点点梦想碾成灰烬,连最后随风飘飞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在那个空间里留下与周围的景致是格格不入的反差。不会有人为了它的逝去而感到悲悯,兴许人们只当做那是一块沾污了美丽的顽渍,实在有碍大家的观瞻。

“富儿,你说这些娘也不懂,既然你主意已定,娘想拦怕也是拦不住,娘只希望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废。就拿你现在对待读书这个态度,去做什么事情也不会成功。”刘氏的话如冰河开封,从遥远的高山上潺潺而下,寒冷中透着温暖,温暖中渗着寒冷。

“孩儿定当牢记娘的教诲,多谢娘!”沈富见母亲勉强答应了下来,刚刚被冷凝了的情绪又一下子变成了激动万分,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兔子一样从床上跳了下来,跪到地上就给刘氏叩头。

“快起来吧。”刘氏眼含泪花,伸手扶沈富起身,柔声道,“你秉性顽劣,但心地还算纯良,娘最担心的不是你出去了以后会遭多大的罪,受多大的难,娘最担心的是你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便会腾云驾雾,不知所以,迷失了作人的本性啊!”

刘氏语气中透露着伤感与担忧,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像她一样洞悉儿子了。从他们呱呱坠地时起,上天便安排她记录下孩子们每天每月一些个变化,他们的哭泣,他们的欢笑,他们的聪敏,他们的稚嫩------她了解他们有时胜过了解她自己。

听到此话,沈富原本直起的身子再次跪倒在母亲的膝下,仰起头来探寻着刘氏的目光。一股忧怨像山谷中的薄雾,虚无缥缈地萦绕于他的心间,看似无比柔弱,却似一条浸过水的鞭子抽打在自己的身上。从他记事时起,他就认为普天之下只有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是最好的了,他受委屈了,母亲可以为他开解;他受伤害了,母亲可以为他理疗;他被父亲责打的时候,母亲也总是不顾一切地袒护着自己。他一直以为,母亲是最疼爱他的,也是最最明白他的,可是今天,她却总是拿言语来打击自己,让他一时难以承受。竟执拗的以为他最值得信赖的,最值得依靠的人也跳出来反对自己了,不再疼惜自己了。跟弟弟相比,自己处处招人不待见,仿佛这个家再也容不下自己了。

这些个想法如同地缝里钻出来的令人做呕的虫子,从各个角落,不同方位,蠕动着或黑或黄或白的身体,汇集成一队、一群,最后连绵起伏成了一片。

他跪在那里,听着自己紧张而激烈的心跳,狠劲地咬着嘴唇将这些奔涌而出的怨念一点一点地压制了下去。他挺直了身子,昂起头来,语气坚定地说:“娘,您放心,孩儿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让您和父亲明白,除了读书,一样也可以闯出一番天地来!还有,我一定发奋图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磨难也绝不退缩不前,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孩儿不是个孬种!”

刘氏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他的心思,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安慰道:“富儿,你跟贵儿都是娘的心肝,任何一个出了差池那都是要了为娘的命呀!娘今天说这么多,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想你们都能遂了个人的意愿,在前路上顺风得意。你放心,你父亲那儿我会跟他说去的。其实他也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严厉,他也是为了你们的前途着想呀!”

“娘!”沈富听刘氏道破了心事,不由得深感惭愧,扑到母亲的怀里痛哭了起来。沈贵也为母亲的一番话所感动,一起扑她的身上哭了起来。

这一日风和日丽,天空澄碧如洗,阵阵花香随着风儿的吹送轻巧的试探着鼻息。鸟儿也不失时机的欢快地叫着,只是再也难寻它们的身影。枝上的叶子郁郁葱葱地挤成了一团,在阳光下泛着油亮的光,漾成一片绿油油的海洋,晃得人眼花缭乱。

阳光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整座小城占领了,连日来的阴霾四散溃去,躲藏进角角落落苟延残喘。这样的天气,心里再多的不快也都被晒得暖洋洋的,少了抑郁的气势,笑容也乘机浮上面庞,跟着花儿一样在夏日里灿烂着。可是这一切对沈富来说都是枉然,他的心里一直堵得满满的。时间如一架沉重的水车,慢腾腾的挪动着身体,每转动一下,都在沈富的心里发出“咣当咣当”铁锤击打的声音。这几日,他更是无心读书,目光紧随着母亲的身形前后左右游移着。他想着母亲既然答应了自己的事情就一定会早日跟父亲说去的,可是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母亲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看着此刻的她正细心地修剪着庭院里的花枝,眼角眉梢飞扬着的浅笑,沈富心中的焦急刹那间蔓延成了一片火海。

他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焦躁,跌跌撞撞地奔至刘氏跟前,激动地问道:“母亲,孩儿的事您是不是早就不记得了?你要是不方便说,还是我自己跟爹爹说去吧!”

刘氏照旧忙着手中的活儿,头也没抬一下,这让沈富的心头掠过一丝悲伤。沈富想挪动步子,快速离开这里,寻一个僻静处大哭一场,母亲的默然加之连日来夜不能寐的折磨让他即将崩溃。可是脚底下却像立于超强的磁场,动弹不得。仿佛过了许久,这种状况才被刘氏的话语声打破。

“富儿,娘知道你心里头着急,可是这事也是急不来的呀!你父亲的气儿还没怎么消呢,要是现在就去跟他提这事儿,他一定不会答应的。你先忍一忍,这几天也好好表现表现,学得乖巧一些,哄你父亲高兴高兴,等他的怒气完全消了,再跟他说,也有几分把握。”刘氏抬起头来注视着沈富,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疼爱,沈富渐冷的心走到半路又回转了过来,他感受到了夏日阳光的热度,照得脸上有些发烫。

沈富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安稳下一颗心,整日里有模有样的捧着个书本,摇头晃脑的。特别是每日清晨和傍晚父亲在家的时刻,更是特别卖力。沈佑瞅在眼里,表面上无动于衷,心里面甚是欣慰,想着沈富总算没有枉费了他的一番苦心,回归正道了。

这日傍晚,沈佑兴冲冲地将两个儿子叫至身边,挨着个儿的看了半天,开口说道:“你们已经大了,也该证明一下多年所学了。八月正逢三年一次的乡闱,为父决定让你们前去参加。”

沈贵一听,兴奋得大叫道:“哎呀爹,太好了!孩儿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沈富则立在那儿像根死树桩,没有丝毫的表示。

“富儿,怎么你不开心吗?”自从打了沈富以后,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跟沈富说话了。

沈富半天没有作声,像一只得了瘟病的小鸡,垂着膀子,耷拉着脑袋。

“你到底在想什么?有什么不可以说的?!”沈佑语气中透露着威严。

沈富低着头,手指使劲地搓弄着衣服,也不吭声。沈贵从旁边捅了捅他的胳膊,小声地催促:“哥,父亲问你话呢!快说呀!”

沈富咬了咬嘴唇,喃喃地说:“爹,孩儿不想去参加什么乡试,孩儿,孩儿,想去学商------”

《富贵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