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半世》全文免费阅读 仙侠小说 半世网盘章节列表

半世

仙侠连载中

《半世》作者:当风扬其灰,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贺童,清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云崖上,青丝飞扬,一位浑身染血的白衣女子飘然而下,神情淡然,只是深入眼底的痛暴露了她此时的情绪。 云崖上一位白衣男子被两位将士禁

|更新:2019-05-15 06:03: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半世》作者:当风扬其灰,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贺童,清儿,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云崖上,青丝飞扬,一位浑身染血的白衣女子飘然而下,神情淡然,只是深入眼底的痛暴露了她此时的情绪。 云崖上一位白衣男子被两位将士禁

《半世》免费试读

云崖上,青丝飞扬,一位浑身染血的白衣女子飘然而下,神情淡然,只是深入眼底的痛暴露了她此时的情绪。

云崖上一位白衣男子被两位将士禁锢着,身形却怎么也止不住的颤抖,

“清儿”,

他伸出手似乎要抓住什么,慢慢地挣脱将士走向崖边,他笑了,释然而心痛的笑,

“清儿,我来了,你等我。”白衣男子离崖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要!啊!!!”夏绾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嘴唇泛白。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入眼是一个娇俏可爱的丫头,梳着丫鬟鬓,不失青春活泼,“小姐可是又做那劳什子噩梦了?”

她抬头望向床幔眼神空洞,是啊,这个自她懂事起便出现的噩梦一直笼罩着她,可她却一直看不清白衣男子的面容,也不知晓为何男子要跳下云崖,清儿又是谁,为何白衣男子要跳下云崖时她的心有如刀割撕裂般疼痛。

“小姐,小姐”丫鬟的手在她眼前晃悠,她才缓过神来,

“秋零,干嘛呢!”

“我看小姐在走神呢,吓死我了……”秋零无辜地撅起嘴,看得我忍俊不禁,

这个丫头是她十岁时买来的,那时她在街边卖身葬父,极为可怜。当她在马车上看到这丫头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丫头,把她买进了府做自己的贴身丫鬟,情同姐妹的走过了这么多年,

“小姐小姐小姐!”看着眼前骤然放大的脸,绾青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随即悠悠说道:

“秋零,要是把我吓死了看你以后怎么办”

“啊,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嘛,好了,快睡了,明天贺家就要来提亲了。”

想起那个温润如玉,明媚阳光的男子,绾青笑着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夏府、贺府的联姻是京城里的美谈,贺夏两府分别为当朝的左右而丞相府,右丞相夏家重文,左丞相贺家重武,却偏偏出了个贺童,身为贺家的嫡长子重文而轻武。

起初贺老爷引以为耻,可后来见到贺童在京都名气见长,贺老爷也喜笑颜开了,心想精文也可。

一大清早便闹哄哄的,绾青被闹醒不悦的皱了皱眉,昨夜本就没睡好,于是翻了个身又继沉沉睡去,不到一刻钟,清梦又被打搅了。秋零在一旁推搡着我,

“小姐小姐,快起来了,贺家的人都到了许久了呢。”贺家二字从绾青脑海中一闪即逝,随即直起身来,

“哎呀,都是昨天的梦,害我差点忘了今天是提亲,秋零,快,帮我梳妆。”

一番梳洗打扮后,秋零看着镜中的我,啧啧赞道:“小姐,你不笑的时候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又在胡说!”我小声嗔骂到。

“贺少爷好!”院外众丫头齐呼到,

“看来是贺公子到了,小姐那奴婢告退了。”秋零说完还不忘给了绾青一个暧昧的神色。

“你个死丫头”,绾青说完心里甜滋滋的,等待着贺童的到来。

东归国历来民风开放,对女子的束缚极少,向来都歌颂男女爱情,因此婚前入女子闺阁并不是什么忌讳。

“绾儿”一声轻唤让绾青回过神来,

“贺公子”我站起来行了行礼,

“绾儿,叫我贺童就好了,都要是夫妻了怎的还如此见外。”贺童早已过来牵起绾青的手,深情款款道。

“嗯。”绾青低低一声,脸红的低下了头,连耳根也泛着诱人的粉红色,贺童情难自已,将绾青揽入怀中,

“绾儿,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华丽的大厅,红色的地毯,红色的座椅,入目中全是红色,大厅主座上斜卧着一位绝色美女,头发用红色丝带松垮的系着,有几缕散在胸前正好让酥胸半露的春光若隐若现,一身红纱裙,香肩半露,极其妩媚。

女子有一拨没一拨地玩弄着胸前几缕散发,似在等待何人的到来,时不时的网大厅门口处望去,这便是红教,

江湖上有名的暗杀组织,极善用毒,但却有一个规定,只杀作恶多端的人,只要是好人,雇主出再多黄金白银都不行,而这位绝色妩媚的女子正是红教教主钟媟。

钟媟低首的眉微微蹙起,嗔到:

“怎的今日还不来,平日里晚膳都用过了呢。”

随即再次望向大门口,在眼神触到门口那缓缓走来的身影时,眼内瞬间迸发光彩,从主座上坐起来飞奔过去,双手环上男子的腰,脸贴在他厚实的胸膛,

“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了你好久。”

久久得不到回应,抬头看看那男子的脸,直挺的鼻梁,一双澄澈不食人间烟火的双眼此时眯成一道危险的弧线,薄而性感的唇微抿着,钟媟无辜的低下头,拉着他的手道:

“怎的生气了”

那男子的眼光移向下方拉着他手的女子,捧起她梨花带雨的脸,叹了口气道:

“你怎么不知我为何而生气,真是拿你没办法。”随即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

久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钟媟开口道:

“你可是恼我最近接下的那笔生意?你可知道雇主是谁!那是皇帝,虽说江湖与朝堂向来未有多大关联,可是,他毕竟是天子,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我也是无可奈何啊。我发誓,这是我接的第一宗也是最后一宗暗杀无辜之人的生意,你别恼我了好不好?”

翌日,街道熙熙攘攘,小贩们的叫卖声不断,突然行人们都自觉退到道路两边。

一个俊朗爽逸的男子穿着一身喜服,一朵用上等布料做成的大红花斜挂在胸前,神采奕奕,

身后紧跟着的是两对吹颂喜乐的人,再后面就是一顶火红的八抬大轿,一位喜婆站在花轿旁,为这自己是这桩盛大喜事的喜婆而自豪高昂着头,最后就是延绵半条街的吹颂队。

行人们都没看过这种盛大的场景,纷纷驻足观看。

最后花轿停在夏府门口。

《半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