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全文阅读 耽美小说小说 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章节在线试读小说大结局

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

耽美小说连载中

主角是徐敬宇,程一洲的小说《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此文是叽哩哇啦啦原创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关于男人什么时候最帅,程一洲一直认为是穿上军装之后。 这次虽然不是特别正经的服装,单从外貌颜色上来看还是颇为接近的。尤其剃了头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23 16:02: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徐敬宇,程一洲的小说《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此文是叽哩哇啦啦原创的耽美小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关于男人什么时候最帅,程一洲一直认为是穿上军装之后。 这次虽然不是特别正经的服装,单从外貌颜色上来看还是颇为接近的。尤其剃了头发

《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免费试读

关于男人什么时候最帅,程一洲一直认为是穿上军装之后。

这次虽然不是特别正经的服装,单从外貌颜色上来看还是颇为接近的。尤其剃了头发又长着一张社会主义接班人脸的徐敬宇。

程一洲看的有些愣。

这也太犯规了!

并且仔细盘算以后拍照要不要来个人物扮演。

嗯,比如婚纱照?

顶头烈阳高照,姗姗来迟的B组两名成员终于抵达目的地。

各组站队。

程一洲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的军训,尤为激动的双手贴着裤缝聆听队长教诲。

“B组成员要求双人独立作战。”

是新来的组员,B组队长一脸懵逼,什么情况,怎么才到就要独立作战,他们好像还没有拿到地图吧!

平头喜闻乐见,比赛还没开始那边就已经军心涣散,这比赛赢定了。

“A组组员要求双人独立作战。”

军训的时候总有一些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挑衅的人,徐敬宇瞥了一眼隔壁的两个人又缓慢收回目光。

平头一愣,直勾勾的瞪着出了声的徐敬宇,他忘了他的队伍里还有两颗老鼠屎。

“砰”罗塞的彩弹枪掉落在地,脖子上的汗水清晰可闻。

沃日,是三颗。

“哗啦”

糖纸拨开的声音合着不停歇的蝉鸣显得尤为突兀,苏醴将水果糖塞进了嘴巴里,若无其事的迎上了平头灼热的目光,咧着嘴笑了笑。

四颗。

这是一场一对三的战斗,尽管对面是一男二女。

这还是一场他见过最糟糕的真人CS,预计会是自己职业生涯里最浓墨重彩的一次耻辱。

“呼”

哨声吹响,游戏开始。

阳光透过层层交叠的树叶落了一地斑驳的碎影子,风吹过,影子也随之而动,光斑晃的人眼睛有些发痛,烦躁的蝉鸣像是挥之不去的噪音。

“为什么要求独立作战?”程一洲趴在草丛的深处,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身体,“刚才队长的脸简直臭到不行。”

徐敬宇没有讲话,身下是草叶发出的细微摩擦声。

那两个人总看起来怪怪的,虽然并没有感知到什么特别的气味,他捂着一直跳动的左眼深吸了一口气,又凝神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扰乱对方军心,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是同组卧底。”

程一洲挑了挑眉,真是个妙招。

可是我方队长也怀疑你是卧底了,大傻子!

“砰”

听枪声应该是两组正面遇上了。

徐敬宇弯着腰牵着程一洲的手小心翼翼的走在林子里,浓厚的土壤和草汁的味道清新怡人。

“如果我们是敌对方的话,你会怎么办?”

“那两个队应该是分别多了第二卧底,要么我们自成第三组。”

在一起的人终归要在一起,不管你在哪个队伍里。

程一洲挑了挑眉,手指扣的更紧了些。

“等等。”徐敬宇压低了声音停下了脚步,对面的灌木丛里有些悉悉索索的移动声。

徐敬宇刚想举枪射击,就看见一个从草丛里钻出来的脑袋,对面的人是爬着出来的,像是正在摸索着什么东西一样。

某人已经彩弹上膛,瞄准地方,食指放在扳机处轻轻拉动。

岂料对面传来一阵哭爹喊娘的求救声,“老子是B组的卧底!”

......

他们还什么都没干,就这么的知道了B组的卧底?

是小眼镜,摸索一番终于找到了自己掉落在地的眼睛,视线对焦,重获清晰的感觉真好。

徐敬宇倚着树干,一手撑着仿真枪,对面这是什么情况?

小眼镜喜笑颜开的像是找到了组织,飞快的迎了上来,“见到同伴的感觉真好。”

徐敬宇侧过身,人扑了个空,昨天明明还在怀疑他身份的人,今天就变了个脸,这放在民国的谍战片里杠杠的两边倒的奸细啊。

此刻保持着十二分警惕心理的程一洲仍旧持有怀疑,他站在了安全范围外,举着枪准备着随时爆头。

“万一你不是,我们可都挂了。”

“不不不,我知道B组队长的计划,我可以都告诉你们!”

为什么好好的野外生存变成了民国爱恨情仇的军事片,程一洲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了片场。

然而不知道小眼镜话里几分真假,但听到B组队长要用美人计的时候,两个人有些憋不住笑。

沃日,这是一个假的真人CS吧。

“刚才的枪声就是他们在抢盒子。”小眼镜说的有理有据,“要不是我不惜暴露身份,击杀了我组女队员,你们就要被色诱了。”

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可情比金坚。

“你们以前也是来的这个山头玩的游戏?”徐敬宇蓦地想起车上平头的低声咒骂。

“当然不,以前去的郊区平地的烂尾楼,听说今年来了个金主爸爸,下狠心入了一笔投资,奖品好像很丰厚,我们几个算是试验品了。”小眼镜悄摸摸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神神秘秘道,“不过昨天山下还来了一支医疗队,我估计这次的游戏危险着呢,所以就不那么拼了。”

徐敬宇摸着下巴,思考停留在“金主爸爸”四个字上,三个人的气氛陡然间陷入了沉默,周围只有脚掠过草地的沙沙声。

徐敬宇走在程一洲的后面,隔在两个人之间。

云层飘过,整个林子都暗了几分。

“砰”

又是一阵枪响,距离比赛还剩下五分钟。

盒子一共有三个,至于里面装的什么那就只有拿到盒子的人才知道了。

林子里有鸟兽扑棱翅膀的声音。

徐敬宇的左眼又开始不停的闪动,脚下的步子一时间迷失方向,直接撞在了程一洲的背脊上。

“你怎么了?”

“左眼,一直在跳。”

徐敬宇原本以为程一洲会顺着他的话,温柔关切的问问要不要给他揉一揉的。

“左眼跳财,你这是要发!”

话音刚落,苏醴怀中抱了一个红棕木的小箱子悄无声息的从东侧的林子走出来。

同为A组,四舍五入算是发了吧。

“你这是在哪里找到的箱子?”小眼镜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短发女人。

苏醴抿着嘴笑了笑,“B组队长被击杀了,美人计。”

小眼镜咽了咽口水,感叹了一句,“天下最毒妇人心。”

“呼”

哨声二响,游戏休息。

天际的乌云乘着风正在往山头飘来,细丝一般的雨滴子从空中零星的飘落。

“箱子里是什么?”

“是你不想见到的东西。”

一把断掉的银质匕首正安详的躺在木盒里,亮岑岑的颜色让徐敬宇神色又凝重了几分,他脸色微变,拳头在身侧捏的咯吱作响,绿色油彩下是咬肌上下移动,整个神经都霎时紧绷起来了。

这是一场阴谋吗?

《是谁偷了我的毛血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