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谁许谁半世流年》小说在线试读 总裁小说 谁许谁半世流年全文无弹窗阅读章节在线试读

谁许谁半世流年

总裁已完结

《谁许谁半世流年》是往生传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谁许谁半世流年》精彩章节节选: 从小道中出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影,拎着公文包,脚步从容不迫。 “天翔啊,怎么这么慢!”申万秋责问道。 高天翔面色憔悴:“爸,我把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5 18:02: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谁许谁半世流年》是往生传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谁许谁半世流年》精彩章节节选: 从小道中出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影,拎着公文包,脚步从容不迫。 “天翔啊,怎么这么慢!”申万秋责问道。 高天翔面色憔悴:“爸,我把

《谁许谁半世流年》免费试读

从小道中出现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影,拎着公文包,脚步从容不迫。

“天翔啊,怎么这么慢!”申万秋责问道。

高天翔面色憔悴:“爸,我把公文包落在车上了!”

“你看看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别折腾自己了,公文包有家重要吗?快去看看你的孩子!”

听了这话,他顺从地我面前走过,客气地叫了一声“大嫂”。

申以纯掩饰住自己的尴尬,不想被看穿他们之间的异常,伸手想要帮高天翔拿东西,高天翔敏捷地躲开了,面色上有种生分的疏离感。

为了缓解这些尴尬,我赶忙说道:“爸,你们也累了,我们先进去吧,让这小两口好好叙叙旧。”说罢,我朝申以纯使了使眼色。我们不在,他们会自然点,刻意地装出来,在这些习惯Xing伪装的人面前,未免太过拙略跟虚假。

申以纯投来感激的神情。跟着申老爷和范寒歌的我回过头,那两个人在阴暗的天色里像无法相容的个体,仿佛永远分离。

曾经年少的过往,终究虚梦一场。

“因尘,我不在的时候,柳青山有什么动作?”用过晚饭后,申万秋将我叫到了书房里。

“柳青山专程到公司来找我,让我帮他做进口代理。”

说着,我把资料递给了申万秋。“叙言跟我一直认为,这是柳青山开始大动作的前兆,爸爸,你怎么看?”

他仔细地翻看着资料,疑惑地说:“香水?跟我收到的资料不一样啊?”他对上我的眼睛:“我这次去国外,就是因为天翔告知我在国外的分公司出了些状况,有几个重要的国外客户被拦截了。国外做生意讲究有让别人信服的利润。由于在国内客户的撤资,导致国外的公司也跟着动荡。天翔说必须我出面澄清才有说服力。这次出去算是稳住了,不过回答的都很敷衍。天翔说他在国外的眼线看到过柳青山的人罕见地在国外活动,我收到的是他在着手准备代理油画出口,这柳青山究竟在搞什么鬼,说他没有大动作是不可能的,以前他一直迫于我的势力不敢发展国外的业务,暗地里的先不说,反正明的是没有。现在在我的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他反而出手了,一出手数额还这么大,摆明了是要跟我叫板,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他逮着了机会,还是背后有人撑腰。”

“应该是背后有人撑腰,之前我觉得他很在意那本在宋清越手里的账本。可是我很怀疑,他的重点不在那本账本上面。柳青山有种在这边鱼死网破还能坐收渔翁之利的气势。还有,爸爸,我隐隐觉得饶一诺这个人在这件事情上,脱不了干系,可是我一直苦于没有证据。”

“饶一诺?”申万秋脸上显得很惊讶:“他回国了?”

我点点头:“爸爸,有什么问题吗?”

他皱紧了眉头:“以前没有,现在有!你去给我叫以乔来。你好好打理公司,叙言是个人才,有什么不懂得可以过来请教爸爸,需要爸爸为你穿针引线的尽管开口。”这个饶一诺果然有底细,只是申万秋没有多言,我也不便多问。

回到房间的时候,申以乔正在泡澡,我隔着玻璃敲了敲:“大少爷,老爷有事吩咐。”

里面静了几秒钟,随即他哗地站起来,一下子拉开了玻璃门,一股热气扑了出来,我还没反应过来。

“老头子有什么事情找我!”

意识到他没穿衣服,我不敢多想害羞地转过脸去:“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注意影响!”

申以乔套上睡衣,坏坏的一边抓着我的手一边笑道:“好像我影响的只有某个人的心跳吧!”

我甩开他:“上次跟你说的饶一诺的事情,你调查的有结果了吗?”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水珠,随着我走到房间:“那家伙的底被咬得很死,相关的人嘴巴太紧了。跟他有接触的基本流窜在国外,看上去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我爸爸找我就是这事?”

“看样子,你爸爸会给你不小的线索!”

没过一会儿,楼底下传来明显的骚动。我放下手中的刺绣,看了看壁钟,都十点了,佣人做事也太不小心了,闹出这么大动静。

刚要出去训斥,申以乔一脸严肃地进来了,一把拉着我:“快跟我下去!”

“出什么事情了?”

“高天翔这混蛋,要跟纯纯离婚!”

“什么!”我停住脚步:“爸爸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正在楼下气着呢!刚刚我跟爸爸谈事情的时候他就进来说了,行李都收拾好了!”

“他是不是疯了!他还有闹闹呢!”虽然我知道闹闹不是他的儿子,但是高天翔这么做我还是不能理解,他进申家不就是为了接近范寒歌吗?

楼下灯火通明,佣人们都识趣地避开了。只有老刘叔还留了下来,手上死死地抓着行李。申万秋神色严肃地坐在沙发上,高天翔坐在对面,面无表情。范寒歌抱着杯水从一旁走了出来,看她的神色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身后有人拍着我的肩,我一看,是叙言。他小声地问:“出什么事了?”

我抚上他的手:“我也不知道,你姐夫说姑爷要跟以纯离婚。你跟闹闹亲,你先去看着闹闹。”我仔细看了一下,申以纯不在。

“以纯估计现在情绪不太好,你帮忙去看着点。”申以乔也吩咐着。

一提到闹闹,他关切的神色就上来了:“放心吧!我这就去!”

申以乔替我理好睡衣,牵着我走了下去。

“爸爸!”我们异口同声地叫着。

申万秋抬眼看了看我们,又痛心地用手指了指高天翔,范寒歌捧着茶也不敢上去多说一句。我们互相交换着眼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沉默很久之后,高天翔开口了:“爸爸,我之所以会跟纯纯结婚您也是知道的,当时您也说您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我就索要这个人情,爸爸,只是法律上生效,但是名义上我们还是夫妻,不会带来影响。闹闹也快到了形成认知的年纪,我实在没有这个能力跟心理准备去当好一个父亲。爸爸,这些年我为公司做的努力您都看到了,我想得很清楚,我想搬出去。您信任我同意固然好,您不同意我也要走。”说罢,他迅速地站起身,接过老刘叔手里的行李。

申万秋像是被戳中了怒点一样,夺过范寒歌手中的水杯摔到地上:“你敢跟我开条件!你就不会学学你大哥大嫂!”

高天翔停住脚步:“这不是条件,这是事实。有些事情,您比我还清楚,心知肚明的东西我沉默不代表我认可!”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申万秋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便上了楼,范寒歌脸色不太好地跟在后面。我与申以乔对视一眼,他蹙着眉没有说话。

这时叙言走了下来:“散了啊?”

我哀怨地转过头:“以纯跟孩子还好吧!”

他叹了口气:“孩子闹了一会儿也睡了,纯纯不说话,看上去挺难过的。姐夫,姐,你们都去睡吧,这事情发生了大家都杵着也不是办法,或许等过段日子冷静下来,我们再说和说和!”叙言的话很有道理,申以乔拉着我上楼了。

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申以乔均匀地呼吸声在我耳边。我脑子里回想着申万秋的那句“你就不会学学你大哥大嫂!”

我不知道申以乔有没有听进去,我只知道我心里堵得很难受,他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我跟申以乔不也相安无事到今天,为什么他跟申以纯就不行呢?

“申以乔!申以乔!”我侧过身子试图唤醒他,可是他睡得很死,完全不应我。我又捏着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了。

“猪!”我小声地骂着,用手点着他的脸颊:“你说,你会不会要跟我离婚?申以乔,你说话啊?我现在特别想听你说。如果有爱是不是就可以不离婚?我们是不是就不能有爱呢?为什么我的心里这么难过这么不确定呢?”

不知自言自语了多久,我就睡着了,做了一个冗长而又沉重的梦。梦里的我看不见任何东西,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我慌乱地挣扎着,喊也喊不出来,脚一步都移不了,我重复着喊着什么,可是我不知道。接着就是各种脸朝我飞过来。

我猛然睁开眼睛,喘着粗气,外面很刺眼,原来是下雪了。

“做噩梦了?”申以乔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他歪着头看着我,很清醒的样子,不知道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多久了,难道他在……

“你偷看我睡觉?”

“哈!这还需要偷看吗?你抓着我又哭又喊得,我不看都不行。还挺有意思的。”

“我都说什么了?”我试探Xing地问道,我从来没有说梦话这毛病,不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了吧?

他放下手,缩在被窝里:“我可是记住了,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他的笑被我定义为Tiao逗时,每一个字都是不可信的。

“反正是梦话,不算数的。”我伸了个懒腰,又瘫软下来:“才六点多,再赖一会儿床就得起来上班了。”

申以乔噗嗤笑出声来:“拜托,今天周六,我看我们家最勤快的不是天翔,而是你啊!原来你这么闲不住啊。可是你这么辛苦,谁给你加工资呢?”

“反正用不着你!大早上的,就不要扯这些有的没的了,外面下雪了,你知道吗?”

申以乔侧过身子,一边开着机,一边说“光顾着看你做梦了,这我都没看见。今天是你上任后的第一个周末,有什么计划没有?”

我凝神思考了一会儿:“有!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还真有重要的事情没办。”我得去见宋清越。

“什么

《谁许谁半世流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