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越世情哀》全文章节 穿越小说 越世情哀全文章节by燕可

越世情哀

穿越已完结

《越世情哀》作者:燕可,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柳颜,望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柳颜见着月儿如此伤心,也知那一幕被月儿见着实为不堪,也不再问下去,低首望着娘亲,泪水不由自主的低落于娘亲的脸上,柳颜痛心疾首之心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5 18:01: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越世情哀》作者:燕可,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柳颜,望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柳颜见着月儿如此伤心,也知那一幕被月儿见着实为不堪,也不再问下去,低首望着娘亲,泪水不由自主的低落于娘亲的脸上,柳颜痛心疾首之心

《越世情哀》免费试读

柳颜见着月儿如此伤心,也知那一幕被月儿见着实为不堪,也不再问下去,低首望着娘亲,泪水不由自主的低落于娘亲的脸上,柳颜痛心疾首之心,又能如何发泄

“小姐,你可千万保重了身子,夫人在临终前,还唤着你的名字,夫人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小姐你啊!”

月儿望过柳颜,深知柳颜和二夫人的感情,柳颜更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对娘亲的离世,怕会想不开,月儿如今倒也担心柳颜如何

“恩……月儿放心,颜儿明白,颜儿不会让娘亲担心的!”

柳颜咬紧牙关,阵阵扎痛刺进自个儿的心里,却怎么也抹不去,甚是难受

哭泣声渐止,柳颜抹去眼角的泪水,望着娘亲,手拂过娘亲的脸颊,拭去那灰土尘埃,突然,柳颜停下动作,眉头稍稍皱起

‘这是什么味?怎么好像是柴油的味道。’

柳颜暗自透查,不由的站起身子,望过四周厨房内,却见得一片废墟,并无柴油的痕迹,走到门口,见门口外有几根细小的柴火,柳颜拿起一支,闻了闻

‘是它?这东西上面怎会有柴油的味道?!’

柳颜不解的望过,观察四周,见细小柴火似被人清理过,只有寥寥几根罢了,望过还未坍塌的墙,见有少许油渍,柳颜用手轻轻一划,微闻,是柴油味儿没错

‘此地怎会有柴油?’

柳颜甚是不解,不过柳颜深知,柴油用处极广,却不想古人竟对柴油也有所了解

“月儿,言笑,你们可知柴油?”

柳颜回过身子,望过正思痛的月儿,还有言笑

只见月儿含着泪水抬起头来,一脸不解,言笑听着也是怪怪的,微微摇头表示不明白

“柴油?何为柴油?”

柳颜一听,微微一讷,难不成月儿不知何为柴油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问了问罢了,”

月儿也不在意,只顾着伤心,言笑也没有在意,看着月儿和二夫人,言笑心底也是难过之极

柳颜走回二夫人跟前,蹲下望过娘亲,心里哀叹,此刻,竟有一丝丝不解,心里满是疑惑,却不得解答

一个瞄眼,见着二夫人紧握的双手露出一点翠绿色东西

柳颜伸手扶起二夫人的手,轻轻摊开,只见一块翡翠玉佩完好无损的捏在二夫人的手里

“这……这不是夫人最宝贝的玉佩吗?!”

月儿惊讶道,还以为一场大火会毁了此玉,却不想夫人竟然护着如此完美,一点熏陶也不见

柳颜听着,甚是不解,这玉是娘亲随身携带的物品自个儿自然明白,可这玉是娘亲最宝贝的东西,自个儿可不知

“此话怎讲?”

柳颜不解,望过月儿,这月儿待在娘亲身边比自个儿久,自然了解娘亲一切习Xing和秉Xing,还有生活种种

“月儿也不知,只知道夫人以前时常望着此玉发呆,像是回忆些美好的事儿,每见此玉,夫人心情便特好,偶然也会偷偷的笑,月儿几次三番问过夫人,却不见得夫人告知,所以月儿也不甚清楚!”

月儿将这玉的重要Xing讲述,柳颜听得认真,如此听来,此玉对娘亲而言,便是及其重要了

柳颜拿起玉佩,看了又看,也不见什么玄妙之处

“即是娘亲最宝贝的东西,那颜儿便收藏了,娘疼惜此玉,颜儿也便疼惜,永不离弃!”

柳颜拽着玉佩,捂在胸前,似如宝贝,月儿见着,少许欣慰的很

柳颜,月儿,言笑三人出的思源铭,只见三人神色低落,大夫人见状,急忙上前迎合

“颜儿莫要想不开,人死不能复生,颜儿多保重才是!”

柳颜瞥眼大夫人,虽说那嘴脸看着是惺惺作态,可毕竟有了些安慰,此刻也不想与她计较,便点头答应,算是尊敬了大夫人

“双儿,青儿,你们二人去处理二夫人的后世,定要办的妥当,可莫要让安福王妃担心了才是!”

大夫人伪装的嘴脸对着双儿和青儿,似是一片仁慈,在柳颜听来,虽有些厌恶这大夫人,不过此刻大夫人能想及娘亲,倒也算是一片心意,不管是真是假,接受了才是

“大娘,月儿之前一直伺候着娘亲,如今娘亲已离开,我想将月儿带在身边,也好安慰娘亲的在天之灵!”

柳颜知晓,娘亲除了放心不下自个儿,也放心不下月儿,更何况自个儿和娘亲相处时间少,也想知晓娘亲曾经的生活,偶尔听听月儿讲述一番,也算是怀念了娘亲吧

大夫人呵呵一笑

“那是,月儿本是二夫人的丫鬟,如今二夫人走了,那月儿便随颜儿如何是了,”

大夫人一脸笑意,倒也看着稍许和善

柳颜见着大夫人如此嘴脸倒也不适,兴许是娘亲刚离世,大夫人那Xing子也收敛了,不好触弄了逝世的人儿所以才如此,柳颜倒也理解

“月儿,你也留下来处理娘亲的后世吧,本妃还有皇命在身,不可耽搁!”

柳颜瞥眼望过月儿,只见月儿轻声应和了一声便答应,柳颜轻叹息一声,拖着疲惫的身子骨,离开尚书府,言笑则跟随其后

“小姐,一路上都不见你说话,你可别吓着言笑,二夫人的离去言笑也很难过,可不能让小姐你伤了身子,”

言笑一路上劝倒着柳颜,见柳颜如此沉默寡言,从未见过柳颜是如此情绪,深怕柳颜闷出病来,言笑和柳颜多年相处,怎会不知二夫人待柳颜的好,而柳颜则是孝女一个

柳颜迈着小步子,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心里暗自不知想些何事,似乎并没听见言笑的话语

言笑见柳颜对自个儿置之不理,心里虽有些恼火,可此刻亦是了解柳颜的心情。急忙拦住了柳颜的去路

“小姐,你可听得言笑话语,你切不能如此消沉!明白吗?”

言笑难过的望着柳颜,柳颜如此折磨自个儿,亦是折磨言笑,让言笑心里好不难过

柳颜微撇过头,望过言笑,见言笑一脸认真的嘴脸,知晓言笑有些生气了

柳颜淡淡一笑,似那神色分离之状

“莫担心,本妃没事,只是想起了娘亲的好,枉费本妃连孝道亦未尽得,便……罢了,不提这伤心事儿了,赶快回府吧,莫要让王爷担心了才是!”

柳颜淡淡一吸气,提了提神,脚步稍许加快了点

言笑见柳颜如此,虽说好了许多,可更为担心了!

《越世情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