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狐妃戏天龙》网盘 玄幻小说 狐妃戏天龙完整版未删节完结版

狐妃戏天龙

玄幻已完结

新书《狐妃戏天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飘渺银舞,主角敖然,墨染,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后面要说的才是真正重要的。妹妹此刻并非以‘芊絮’之名活着,她肉身已毁。此刻妹妹已失一魂一魄,忘去前尘往事,更名敖漓。” 墨染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5 18:01: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狐妃戏天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飘渺银舞,主角敖然,墨染,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我后面要说的才是真正重要的。妹妹此刻并非以‘芊絮’之名活着,她肉身已毁。此刻妹妹已失一魂一魄,忘去前尘往事,更名敖漓。” 墨染

《狐妃戏天龙》免费试读

“我后面要说的才是真正重要的。妹妹此刻并非以‘芊絮’之名活着,她肉身已毁。此刻妹妹已失一魂一魄,忘去前尘往事,更名敖漓。”

墨染话一出口,司桓全身一震。脑中忆起昔日妖界桃海的相遇,难怪那个女子那么像她……原来她还好好地活着……

相对于司桓的喜悦,墨染却是十分冷静。

“世子,妹妹现在已经不是芊絮,她已经忘记一切,成为了龙族嫡系的公主!若是你认为你还可以默默爱着她那便大错特错了!”墨染突然厉声道,“你可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这其中甚至包括了龙王,也许还有更多人……虽然不清楚这些人是谁?但我可以肯定他们每一个都能够轻易让狼族永远消失!如果这你也可以接受,那墨染无话可说。”

“龙王?!那芊絮当年在炼空山消失踪迹也是龙王?……”

“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只知道若是没有龙王,芊絮妹妹早已魂飞魄散!”墨染看着对面的人突然一副挫败失意的样子,心头涌起一丝不忍,但她却不得不说,更不得不做。

“今日我来这里之前,去和您的父王谈了谈,对世子来说忘记一切也许才是最好。”

“你做了什!!……”司桓猛然惊醒,但还未说完话便陷入无尽的黑暗。

司桓晕倒在地,墨染看着脚下事先布好的阵法,她侧头对着殿门的方向扬声道:“狼王阁下,可以进来了。”从殿门转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果然是狼王司震。

“这个法阵已封印了世子有关芊絮的一切记忆,为了狼族好,今后还是不要插手任何有关龙族七公主的事情。”墨染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多谢上仙。”墨染随即拜别而去。

敖厉久久不醒免不了惊动了天庭,自然身为师尊的洛凤天君也很快知道了详情,赶到了九霄殿。看着师尊紧皱着眉头,麒炎站在一旁神色焦急。

“师尊,怎么样?师兄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体内的魔息太重,所以才导致久久不醒。你之前营救时劈断的赤红怪物,如果为师没有猜错那应该是律息之阵的魔血怪。这阵法据说是魔族的禁断阵法,具体有什么影响到目前为止还是不得而知。”

“律息之阵?……”麒炎突然想起什么,急急询问道,“师尊,弟子曾见到那怪物的触手从师兄背心透体而出,这其中是否?……”

“恩……”洛凤天君点点头,“当时不错,那触手之中所携魔息只怕是魔尊的魔息。历代魔尊都有一种特殊血统,他们能够自由控制血液,魔息极凶猛。厉儿久久不醒必和魔尊的魔息有重要关系。”洛凤天君说完这话,猛地见麒炎转身往外冲,唤过一旁侍立的桐黎跟上他。

桐黎领命追去,跟了一会儿心中便已知晓麒麟皇所去之地。

果然,看到眼前有些阴森恐怖的刑殿,桐黎都不由胆寒,他此时不由怀疑为什么九瑛管了刑殿几千年还是一副冲动易怒的Xing子。

麒麟皇在灵界任修武灵君,敖厉之下,名副其实坐第二把交椅的上神。他突然满面怒气地冲进来,自然谁也不敢挡,也挡不住。桐黎看着师叔冲进寒冰牢,随后守卫全部被轰了出来,自发站在寒冰牢外替麒炎挡去一切来人。

入眼是一片近乎纯白的天地,然而这雪白的天地之间却有一点刺眼的黑色。

一身黑色囚服的龙王悠然坐在一处石台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麒麟皇的接近。

“东海禁地的石台和这里很像,又冰又冷。”麒麟皇走近的时候,龙王突然抚着身边冰冷的冰台感慨道。

“总及不上你们的心冷硬。”离敖然还有数尺距离的时候,麒麟皇站定,随意找了个位置对着敖然的方向坐下。“寒冰牢的感触如何?”

“还好……”

“哼!虚张声势。”麒炎不屑道。寒冰牢虽及不上咒水牢,但也是灵界刑殿三牢之一,虽然里面别有洞天,但寒冷彻骨不宜久待。而如今被封印了灵力,只靠护体法阵的龙王这么说难免有些不太可能,或者可以说他本身不在意。

“你若是嫌这里一般,本君可以送你去咒水牢小住,好好体会一下分筋裂骨的痛楚。”

“你和两万年前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上次去魔界的时候我还和离儿说……!!”他话还没说完颈子便被麒麟皇卡住,他单手捏住麒麟皇的手腕暗中较劲,但没有灵力支持的他,此刻不可能较过麒麟皇,意外的颈间传来的力道证明对方真的只是和他拼力气,他嘴角含笑看着一脸怒色的麒麟皇,“你难道在嫉妒?!”脑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麒麟皇对敖厉的关心实在超过了师兄弟的范围。

“收起你的龌龊念头!”麒炎指尖用力,尖锐的指甲陷入敖然的颈间。“我敬师兄如父如兄,凡是师兄的污点我都会让他们永远消失!”骤然增大的力气让敖然呼吸一滞。

敖然猛地惊醒,他扣在麒炎腕间的手瞬间兽化,只一下那长而弯的指甲完全陷入麒麟皇的骨肉,骤然吃痛,麒麟皇撤手,指甲退出来的时候还带着血丝和肉屑,麒麟皇冷笑:“好手段!”

“父王是你杀死的?!”敖然又惊又怒,麒麟皇方才愤怒之下出口的话语让他心惊。

“是又怎么样?”麒炎反问道。

“你!”即使敖然本身并不是多敬佩敖猛,但毕竟是亲生父亲,加上若无敖猛的刻意培养,他也不可能那么快在龙族积累威信,而麒麟皇却用那么轻松的语气叙述这他父亲的死。

“你少在这里装孝顺儿子!”麒炎猛地喝道,“若没有师兄,两万年前敖猛就该死了!死在魔将剑下,亦或是魔息侵体,最差也是个魂飞魄散的后果。本君不过把他永远打入畜生道,至少留了他后世轮回的机会,对于目中无人的龙族这才是最好的去处!”

“…………”

“乖乖待在这里吧!等师兄转醒就是你的死期。”麒炎说完便转身离去。

“麒麟皇!”敖然叫住他,“离儿的状况如何?”

但他并没有得到回答,麒麟皇甚至连步伐都不曾停顿一下便离开了。

寒冰牢的大门被大力推开,桐黎吓了一跳,他看着麒麟皇依旧是一脸怒容,甚至比刚冲进去的时候更阴沉,他望了一眼,那么黑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原处,漆黑的双瞳直直看向这边,随后大门关闭,隔绝了内外两人的视线。

《狐妃戏天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