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千年等待阴阳师》by公安小宝 架空小说 千年等待阴阳师全文无弹窗阅读小说目录

千年等待阴阳师

架空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年等待阴阳师》是公安小宝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义,桑备,书中主要讲述了: “见我?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供人观赏,莫不是还要你家先生拿了个盘子找人讨要观赏费。”逗得小金抿嘴窃笑,林雅青随手抽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5 14:02: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千年等待阴阳师》是公安小宝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义,桑备,书中主要讲述了: “见我?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供人观赏,莫不是还要你家先生拿了个盘子找人讨要观赏费。”逗得小金抿嘴窃笑,林雅青随手抽

《千年等待阴阳师》免费试读

“见我?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供人观赏,莫不是还要你家先生拿了个盘子找人讨要观赏费。”逗得小金抿嘴窃笑,林雅青随手抽过一张羊皮卷细看,扬起了一双秀气的新月眉。

这怎的连一个字都不认识,想她堂堂一个大学生来到这蛮荒时代,倒还成了文盲,真是不公平,上良瞧现代的字虽也有些不明之处,但也大多都认识,还是要怪这人是越来越懒了。

“对了,林先生,国都这几日倒还真有喜事,昭平王爷府的二小姐要去外族和亲了。”这事已是大街小巷无人不传,都道昭平王被器重,其实不敢说的是帝王将一个弱女子推了出去。

略微思索了会,说,“唷,昭平王爷要嫁女儿?几时的事?嫁到哪个国家?”

“好像是嫁到齐国,就在两天后就要出发了。”

“哦,那昭平王是谁?”

“昭平王爷是当今陛下的王弟,几年前被查出有谋逆之举,便被软禁在府中,府中所有人皆受连累。”她虽然天真,但并不代表无知。

立即的,她感到事情不寻常,林先生不是楚国人,否则怎的会对当年这么大的事都不知情。

“可是陛下还派了王爷府的二小姐去和亲,就不怕昭平王爷会借着这个机会和齐国达成什么协议吗?”

“啊?这个小金不知!”她就是个丫头,主子说什么便是什么,国家谁当帝王,只要饿不着肚子,都是没关系。

从净身池出来正巧遇上前来通报的陈义,“先生,寻公子那边又派了人前来。”

“哟,他还真是不死心啊,说吧,这次他又送了什么过来。”唐陆未说话,一个声音似从天外飞来,修长的身形逆光出现,潇洒无比地摇着折扇。

“淳于公子!是开拉屏风!”不回头也知道是谁,这人可是最难应付的笑面虎。

“呀,陈管事,咱们可是许久未见了,看你这表情好像不舒服,可需要我请了郎中前来?”羽眉微微上眺道。

“谢淳于公子关心,小老儿身体好的很,倒是公子记性却不怎么样,昨儿个咱们才见过。”若是细听,竟还能听出咬牙的声音。

“是吗?我怎的——哎!上良你往哪去?”眼急手快的拉住了要走的人,陈义乘此机会退了下去,反正寻公子的礼先生是不会收的退了便是,若不是怕被寻公子抓着不敬之罪也是无辜,还是报了,过个形式罢了。

“你做什么去?我还有话没没同你说了,”见他停了脚步又道,“你说你这个个性真是奇怪,若不是有我,好好好,我说行了吧!”

“我已经派人送了粮和衣物去各受灾府州,而且已经暗中在赈灾官员中安插了自己人,不过,你这次怎的会如此关心此事?”上良的寡情他也习惯了,反而他若是善良,就有些不对劲了。

见他幽深的眼,他明了了,“是因为你带回来的女子吗?”她到府时,他正好外出,昨天夜里才回来,也没有机会见面,倒是听桑备说了一说,这女子倒不是简单的人家家中出来的。

唐陆闻言提了脚便走,“嗯!”远远的一声,就在淳于宴以为他走远了,却传来了。心中一阵激动,迈开脚大步跟了上去。

才刚走到书房窗外就听到里面一阵欢快笑声,淳于宴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上良虽未明说书房不得进,但大家也是心中明白的,可现在他竟将一个女子留在里面,想来桑备所言不假,他很看重她。

“咦,上良,你回来啦!”见到来人,也未穿鞋直接奔到他怀里昵昵浓浓道。

“嗯!”抱了她放到塌上,感觉她的暖和才坐到一旁,小金早已在他进来时便离开了。

“想必这位就是淳于公子吧!”怎的会这般傻样。

看到旁的陌生人,竟只是淡然问了一句,毫无不适感,倒也没有平常女孩子的扭扭捏捏。

“正是在下,在下淳于宴,先生叫我淳于即可!”毕竟久经商场之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今天一时的措呃是一时不察。

“呵呵,你也就唤我青儿,呃,上良,没关系吧?”说着便在唐陆耳边低语问,女孩子的闺民可以由了别的男人叫吗?

“嗯!”

“那好吧!青儿!”他亦能觉察出这女子的不一般,虽不知道她是何人,但看人识物的本事还是有的,她眼中虽带有聪慧皎桀之色,却没有污色,十分干净,不卑不尊,是个矛盾之人。

可是看来,却只有她能让上良心动,此时他竟有了种感觉,他们是一个世界的。

“你可知你这趟所行之事是多么难做?若是失败便会万劫不复!”

真是,上良总喜欢给他找麻烦,现在又丢了这么一个大麻烦给他。

“伍某自是知道!”眼里的坚毅,脸上的不可退缩的神情让人想去看看撕下这层坚定后又是什么。

“那你还这般做?”

“你可知人若是没了信仰,就算是活了千岁万岁又有何意!”

“可是为何是太子?他本就不适合帝君之位。”那个少年难得的与宫廷之人不同,却也是他的致命。

却见伍子胥深深望了他一眼道,“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父亲。”

“哦?伍大人怎么说?”

“父亲他说……”

多少年了,当年父亲的英容竟依稀在脑海中,他微微将脸侧向窗外,面上看去已过了中年,唇边浅笑如冰,冷冷道。

“我们楚国,难道还缺那种刻薄多疑、只知玩弄帝王心术驾驭臣下的帝君么?太子虽说本性温和,可就凭他坚毅不可夺的心志,凭他敏察忠奸的眼力,凭他清明公允的行事风格,难道他不是好皇帝么?只有少了内耗,方可君臣齐心,共修德政。这些年你也看见了,朝中文不思政,武不思战,都揣摸上意、固守权位去了,亏得我们楚国还算国力雄厚,制度健全,勉强才撑得住这个虚架子,如果下一朝还是这样,只怕国力会继续颓危,再不力图振作,将来何以震摄虎狼四邻,何以保土安民?”

《千年等待阴阳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