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千年醉一回》主角是刘琨,若兰的小说 仙侠小说 千年醉一回仙侠小说主角是刘琨,若兰的小说

千年醉一回

仙侠已完结

主角叫刘琨,若兰的小说是《千年醉一回》,它的作者是何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4 端午节前的洛阳,已是牡丹盛开的季节。 洛阳城西郊的山谷中,有一条金水河蜿蜒。河的两岸花红叶绿,景色宜人。牡丹花开了一片又一片

阅文集团|更新:2019-04-14 20:02: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刘琨,若兰的小说是《千年醉一回》,它的作者是何申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4 端午节前的洛阳,已是牡丹盛开的季节。 洛阳城西郊的山谷中,有一条金水河蜿蜒。河的两岸花红叶绿,景色宜人。牡丹花开了一片又一片

《千年醉一回》免费试读

4

端午节前的洛阳,已是牡丹盛开的季节。

洛阳城西郊的山谷中,有一条金水河蜿蜒。河的两岸花红叶绿,景色宜人。牡丹花开了一片又一片,红的篮的黄的,国色天香,争奇斗艳,给人以不同凡响的印象。

刘琨同卢谌骑马观赏,不觉沿山谷行了数里。卢谌对石祟在洛阳城的家尚算熟悉,至于来金谷园,早就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了。这里的环境的确是优雅至极。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鸟鸣幽村,鱼跃荷塘。清溪萦回,水流潺潺。不管是望山观水,还是随心所欲,都有一种亦梦亦幻的感觉。

拐一道弯,一处精美的建筑呈现在眼前,青砖红瓦,飞檐画柱,甚是气派。卢谌禁不住道了声:“看!金谷园到了。”

刘琨淡然一笑:“子谅,这是家丁守夜的地方,真正的金谷园还远呢。”

卢谌不相信的走近瞅了几眼,见从里边走出来的人果然穿戴平常。

二人又朔河而上。山回路转,行了约三里,河畔又出现一处宏大的建筑群,依山傍水,风水绝佳。卢谌兴奋了起来,飞快下马,喊道:“姐夫,我们终于到了。”

刘琨马不停蹄地道:“到什么呀到,这是管理菜园子一干人的地方。”

卢谌惊惑地向四周眺望,远处的屋宇金碧辉煌,宛若皇宫,方才体会到到一楼更比一楼高的胜境。卢谌出身官宦,父亲卢志是皇上身边的人。他从小就出入皇宫,世面见得多了。对金谷园的神往,出自他寄情山水的情趣,想来也会不过尔尔,哪知踏上金水河谷地,就被一股大势震慑。

再往前行,一个高大的石牌坊矗立在路上,上面精雕细刻的飞禽走兽,个个栩栩如生,中央的三个大字“金谷园”气势磅礴,一看便知是二十四友中陆机的手笔。

过了石牌坊,便有十几位蓝衣女子相迎。这些女子,均二十岁上下,个头一般高,若不细细观察,会以为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其中一个领头的姑娘进两步,问道:“是刘越石公子吗?”

刘琨答话:“是我和卢公子。请问石将军在吗?”

女子道:“当然,石将军对来宾已有安排,你们在芳菲苑就寝。”

刘琨道:“那多谢了。”

女子又道:“我叫碧玉,公子以后有什么事吩咐就是了。”

碧玉相貌姣好,嗓音圆润。刘琨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边荡漾着甘美。

碧玉不等刘琨指示,对另一个女子道:“小秦你们两个把刘公子他们送到芳菲苑去。”

目送着碧玉的背影,刘琨想起了石若兰。

石若兰还没有这个姑娘漂亮,浑身上下却稚嫩得可爱。她那张清纯的脸庞,在刘琨心里如同上弦的月亮,看也看不够。

5

渤海欧阳建,荥阳潘岳,吴国陆机、陆云,兰陵缪征,京兆杜斌、挚虞,琅邪诸葛佺,弘农王粹,襄城杜育,南阳邹捷,齐国左思,清河崔基,沛国刘瑰,中山刘舆、刘琨……二十四友陆续来到金谷园,还另有一批人马来凑热闹,石祟喜不自禁。现在只差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出现,石祟已接到快马来报,估计时辰也差不多了,作好了隆重迎接的准备。

艳阳高照,微风吹拂。石牌坊前聚集了庞大的队伍。

石祟自是处在人群的中心,他本来就又矮又胖,在身边一位俊男衬托下,更加丑陋。只是他自我感觉良好,谈笑自如,洋洋得意。那俊男约四十岁,容貌瑰伟,神采奕奕,有龙阳之姿。他就是全洛阳第一美男子潘岳。传说他年轻时候出洛阳,妇人们个个都如癫如狂,不惜廉耻,连扯再拽,争饱眼福。潘岳是个立名砥行的人,被这些妖冶妇人缠扰不过,恐怕生出非议来,竟不敢在街市上行走,有事出门,只得坐了车子。谁想那些妇人究竟放他不过,就是爬不上,赶不着,吵也要吵他一场,打也要打他几下。大家不约而同,预先买了果子,放在袖中,等他车子经过,就一齐抛掷出来,做个半爱半恨之意。潘岳文采出类拔萃,在二十四友中推为首位。

一个时辰过去,道上尚无动静。人们开始窃窃私语,恰好跟前美女如云,不会有寂寞的话题。

刘琨找了一块清静的地方,抽出宝剑,练起闻鸡起舞剑法。他时而金鸡独立,时尔银翅双展,宝剑舞起的寒气,光怪陆离,博得阵阵喝彩。

这时,前面尘土飞扬,有几匹快马飞驰。

石祟潘岳二人望尘而拜。

来客当中,有匹白驹一马当先,直冲到石牌坊前。骑马的是位二十多岁的青年,剑眉星目,衣着华贵,仪表堂堂。

石祟行了礼,道:“公子大驾光临,金谷园蓬荜生辉,我等万分感激。公子有请。”

潘岳鞠躬道:“潘岳在此向贾公子问安。”

众人都附和客套了几句。

贾谧下马,向大家回礼。“各位兄长千万不要多礼,我们文章二十四友,当不分贫贱高低,唯才是举。”

之后,贾谧的随从宣布:“贾公子向金谷园主赠礼一份。”

众人听了,一阵欢呼雀跃。

石祟诚惶诚恐地接过,见是一幅巨画,名为金谷百寿图,二十四友列在其中。

石祟接下来把手一挥,家丁们早把准备好的礼炮点燃,轰隆齐鸣,惊天动地。

6

仪式结束后,刘琨抛开喧闹处,来山涧赏景,构思新诗。在一幽静的石龟处坐下,透过绿荫山花,金水处女似的静静淌流,水上漂浮的花粉树叶,引来鱼儿的戏耍。再朝山上仰望,百花含艳,鸟啼鹤鸣,真正的世外桃源。

忽而,一声柔美的呼唤飘来:“越石哥,你让人找的好苦。”

刘琨一扭头,看清是石若兰站在石龟侧面,痴痴地对着他。一双杏眼儿,清澈无比。

“若兰,找我有事吗?”

石若兰道:“当然有了。为我爹爹的事。”

“哦。”

石若兰道:“我爹爹对那个贾谧太那个了。还有潘叔叔,还天下第一美男呢,简直是恶心。”

“哦。”

石若兰那柳叶眉一扬,着急地催促:“哦什么,你倒是说话呀。”

刘琨不慌不忙地道:“我说什么。”

石若兰迷惑不解地道:“我家富可敌国,金谷园比皇宫还要华丽,为啥他们非要向一个毛头小子毕恭毕敬。”

“这个你问你爹爹呀。”

“我爹说了,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不懂就不要问嘛。”

“不行,我找你就是让你给我说个明白。”

“我自己都不明白,能给你说明白吗。”

石若兰举起拳头朝着刘琨肩上一阵猛打,眼泪汪汪地道:“亏我还叫过你叔叔呢,无情无义,我再也不理你了。”

刘琨和石若兰认识两年有余,那会儿石祟刚来洛阳,听说了刘琨的大名,特地宴请,谈诗论赋,席间若兰跑进来玩耍,十三四岁的孩子,自然叫刘琨叔叔了。此时,见石若兰委屈,刘琨想让她高兴,转移了话题:“小兰,别忘了前阵子我们还有切磋琴艺的约定呢。”

石若兰做出转身要走的样子,道:“什么约定呀,我的事情多着呢,你当你是什么人呀。”

刘琨不得不认真地对待这个小姑娘了,问:“那你知道贾谧是谁吗?”

石若兰答:“当然知道,不就是‘窃玉偷香’的那个人的儿子嘛,有什么了不起。”

“那他姑姑是谁?”

“谁是他姑姑?噢,你是说他姨姨当朝贾皇后哇。”

“对呀,他姨姨就是他姑姑了。好,剩下的事你自己想去吧。”

刘琨想,石潘二人对贾谧的态度没什么可奇怪的呀。朝里有人好当官,没有靠山,钱再多也会受气,人再漂亮也会讨吃。现在是贾太后握着大权,贾谧又是风雅之人,罩着二十四友,彼此都有好处。他把主要的利害关系向石若兰讲了一遍,姑娘的脸舒展开来,像一朵初绽的桃花儿。

石若兰道:“好,现在我答应你切磋琴棋书画。”

刘琨道:“那我们今天只能空‘弹’了。”

石若兰道:“为什么?”

刘琨道:“没带琴哪。”

石若兰笑了,歪着头说:“如果我找来琴,你就给我弹广陵散。”

刘琨还没反应,石若兰把手一招,小婉从花影中走出,怀中抱着一把古琴。刘琨接过这把古琴,爱不释手,左瞧右看,见造形浑圆,制作精细,颈、腰内收部分十分光滑,色泽手感都是上乘,用料最少也是八百年以上的杉木。手指头轻轻一弹,古琴发出的音色纯正。他喃喃自语:“这是哪弄来的,真是把好琴。”

石若兰道:“听爹爹说,是扬州制琴世家所制,他在南方时花千两银子购买的。”

刘琨明白了,原来若兰有备而来,笑道:“哈哈,上了你的套啦。可我对广陵散也是一知半解,怎敢在姑娘面前弄巧哇。”

石若兰噘起小嘴儿,道:“我不管,我只要听就是了。”

刘琨道:“广陵散是嵇康前辈根据古曲加工而成,现在看来不太合乎时宜。”

石若兰问:“为什么?”

刘琨咳嗽一声:“这个嘛,我也说不好。”

石若兰道:“说不好,你就弹吗,”姑娘眼珠一转,“这样吧,你弹好了我就把这把古琴送给你,怎么样。”

刘琨坐正,运气之后,轻轻拨动琴丝,一个个空灵的音符似从山谷中飘了上来,慢慢地汇成一丝丝烟雾,一触就散了,在手指间缠绕,在脚下盘旋。慢慢地,汇成一层层的云雾,人仿佛飞起来了,穿越一切世俗的喧嚣,来到了山林里,空气似乎都化成了缠绵的水,静静地流淌,只能听见小鸟展开翅膀的声音。渐渐地,古琴的声音更加幽静,似乎变成了山涧水滴的声音,树叶轻轻飘落的声音,花瓣张开的声音……咦?突

《千年醉一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