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贤妻》贤妻的标准 cp 贤妻免费试读

贤妻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苏岚,蔚府的小说是《贤妻》,它的作者是怜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婉玉离开,苏岚这才开口道,“得知爹爹病了,女儿愧疚,要不是女儿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也不会惹爹爹生气,爹爹或许也就不会病在床榻。”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3 00:51: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苏岚,蔚府的小说是《贤妻》,它的作者是怜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婉玉离开,苏岚这才开口道,“得知爹爹病了,女儿愧疚,要不是女儿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也不会惹爹爹生气,爹爹或许也就不会病在床榻。”

《贤妻》免费试读

待婉玉离开,苏岚这才开口道,“得知爹爹病了,女儿愧疚,要不是女儿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也不会惹爹爹生气,爹爹或许也就不会病在床榻。”

若是往日里听到这话,孙氏定然是不信的,不过,有了前些日子里苏岚的示好以及妥协,苏岚这话一出口,倒也没什么异样。

“咱蔚府可不是小家小户,外边多少人等着看咱的笑话,以后可要仔细点,老爷不罚你,那是心疼你。”疼得不顾家法,不顾礼法,孙氏在心底暗自抱怨着,可一想到那天的谈话,这些不快,也就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娘教训得是,以后女儿一定好生听爹娘的话。”

“若老爷知道你有这份心,也该放心了。”

苏岚见孙氏满脸倦容,也不敢过多打扰她休息,因而将自己来此的目的直接挑明,“女儿今儿过来是有事求娘,还希望娘能够答应女儿。”

“先说说看是什么事吧?”

“女儿想去青山寺拜佛,给爹爹祈福。”苏岚去青山寺拜佛不假,但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去青山寺山脚下的桐湾街看陈氏和苏宴,给蔚老爷祈福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苏岚的话音刚落,孙氏“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整颗心顿时悬在胸口,眉头一皱,大声道,“你要出府?”

没曾想孙氏的反应会这般大,苏岚吓了一跳,对上孙氏扫过来的凌厉目光,苏岚竟有些害怕,但她并未退缩,很是镇定地点了点头。

孙氏一改此前的温和,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瞥了苏岚一眼道,“我说那日你怎么肯轻易向我低头,原来竟还存着跟那穷书生私奔的事。”

一听孙氏又提及私奔那事,苏岚脸颊顿时绯红一片,虽然她出身并非大户人家之女,自小就没有爹,跟陈氏和弟弟相依为命,但女孩家的礼节,陈氏也没少说,且苏岚聪慧伶俐,自然不会做离经叛道之事。

孙氏会把苏岚想去青山寺与私奔联想到一起也并不是没有她的依据,那日蔚落私奔正是和木子樟在青山寺碰面,不过,他们俩还未下山,便被蔚府赶来的家丁挡住了去路,而此时苏岚提起青山寺,孙氏往那想也是自然。

察觉到孙氏这点想法,苏岚立马跪在孙氏跟前,满脸的委屈,一边啜泣一边道,“娘可误会女儿了,女儿当初是听外边的传言,说韩家少爷是个纨绔子弟,不务正业,沉迷美色,一想到爹爹把女儿许配给那人,一时气急,便做了糊涂事,女儿当真没有私奔的念头,只想吓唬爹爹。”

蔚落与木子樟私奔之事到底是怎样的真相,苏岚并不知道,且府里的那些传言也不过是捕风捉影,也听不出什么来,但事到如今,苏岚也顾不了那么多,把那事撇干净才好,再者,蔚落早香消玉殒,而木子樟亦没了踪影,没人能够证实她说的是真是假。

蔚落私奔的原因是孙氏万万想不到的,想着真是老爷给惯出来的,竟敢拿这种事威胁老爷,吓唬老爷,连带着蔚府上下都没了脸面,平白地让人笑话。

“你,你,你——”孙氏指着苏岚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女儿真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平日在府里无法无天也就罢了,可你不知道女孩家名节最重要吗,这般伤风败俗的事也敢做。”

眼见着出府无望,苏岚有些焦急,情急之下,开口道,“那日我也答应太太的要求,待爹爹病好,我自然会去跟爹爹说离开青城之事,这以后,隔山隔水,千里迢迢,也没法在爹爹跟前敬孝,这一次,算是求太太,若太太不放心,可以多派几个家丁跟着,难不成我一个弱女子还能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逃跑不成?”

苏岚依旧跪在地上,仰着头直视着孙氏,双眸中泪光闪烁,脸颊两侧挂着泪痕,因连着磕了好几个头,光洁嫩白的额头此时带着些许血丝,一头秀发有些凌乱,梨花带泪。

在孙氏的记忆中,蔚家三小姐永远是一个孤傲冷情的样子,而这般柔弱可怜的模样却是第一次见到,她也是做娘的人,而蔚落才两岁就没了生母,这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怒气也烟消云散,想着也是可怜,老爷虽宠着她,但年头到年尾,跟蔚落相聚的时日也不长,且玉兰香苑那边的奴才,都是她特意挑过去的,都些什么人,自然清楚,这些年,怕是过得并非如外人传的那般舒坦。

孙氏不松口,苏岚也不放弃,又接着磕头,“求求您就答应吧,要不,从青山寺回来,我就去跟爹爹说出府的事情。”

孙氏有些不可置信,眼底满是疑惑,带着些许询问的口气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岚的这个交换让孙氏很是动心,若苏岚真的出府了,这蔚府里还有谁敢给自己不痛快?没了苏岚,这老爷的心思自然也就放在府里,且这也能让府里其他观望的姨娘知道,连蔚落都知难而退,其他人还敢耍什么花招么?

出府的主意是苏岚花了很长时间才想到的一个能让孙氏不再提防自己,且自己远离蔚府纷争,和弟弟,娘亲团聚的法子。

那日在玉兰香苑,苏岚跟孙氏说,“女儿知道这次闯了大祸,给蔚府丢脸了,再待在青城,女儿也没脸面,倒不如离了府,去临阳的别院,时日一长,或许大家也就忘了这事。”

蔚家可是整个庆王朝最大最富有的商贾之家,各行各业大大小小的商铺不胜枚举,这蔚老爷常年在外,因此在其他地方置下不少别院,而苏岚选择较偏僻,且离青城最远的临阳,这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离青城远,离蔚府的争斗也就远了,离跟家人团聚的时日也就近了。

孙氏的犹豫,让苏岚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对孙氏道,“这个太太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承诺了,就不会食言,如若我再待在府里,您是当家主母,想必让我出府的法子也不少,更何况我到底是女儿家,迟早要嫁人的。”

两人既然都把话挑开来说,也就不必虚以委蛇,那些给旁人看的做派,也就无需再做,苏岚此时也只把孙氏当做蔚府的太太,她真心诚意称之为娘亲的人,这世上也只有陈氏了,至于蔚落的娘亲,苏岚只能在心底说,她会好好报答蔚老爷,算是替蔚落尽一份女儿的孝心吧。

“既如此,那明儿让管家准备一下,待回府后,但愿如你所言,跟老爷说明。”

“多谢太太成全。”

一想到很快就能出府,能看到陈氏和苏宴,苏岚喜极而泣。

《贤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