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吾妻月神》吾妻是军医 GL 吾妻月神全文无弹窗阅读

吾妻月神

玄幻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吾妻月神》是慕小桥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诚,吴用,书中主要讲述了: 对于她的疑问,姜诚眼眸中出现一丝的惊讶:“没想到区区凡胎,竟也能感受到天神的窥探,看来你也是号人物。”他该早就察觉,眼前这女人从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0 08:02: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吾妻月神》是慕小桥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诚,吴用,书中主要讲述了: 对于她的疑问,姜诚眼眸中出现一丝的惊讶:“没想到区区凡胎,竟也能感受到天神的窥探,看来你也是号人物。”他该早就察觉,眼前这女人从

《吾妻月神》免费试读

对于她的疑问,姜诚眼眸中出现一丝的惊讶:“没想到区区凡胎,竟也能感受到天神的窥探,看来你也是号人物。”他该早就察觉,眼前这女人从小便在穷人堆里打滚,这样的绝色自然引人垂涎,可却保着处子之身,可谓神奇!从她的经历中也不难看出,凡是对她心生歹念的总不会有好下场,“不妨告诉你,你的话确实不足以信服,可若是她自己亲眼所见,自然便信服。”

“如何亲眼所见?”红妆疑问。

“你自己不也说了,凭你的智慧,还想不通?”

“你是说她有神通?”

“这模样实在憨得紧。”姜诚似笑非笑的轻抚她姣好的脸颊。

被他阴险的神情一震,红妆背脊微凉,惊恐的推开他的触碰,双眸不敢直视,仿佛他是地狱里的魔鬼一般。

“怎么?连碰你一下都不行?别忘了你有今日风光全都是我的功劳。”

“我亦已付出了代价!”她陷入过去的不堪回忆。

“你以为这就足够了?”

“姜诚你别太嚣张,就凭我今日的权势,恐怕不是你这区区副将惹得起的,总之你要你的人,我要我的,咱们互不相干!”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十年努力敌不过天生命好!想他是费尽多少心思才爬到那个位置,三两下就被抹杀掉所有功劳,一朝又要重头开始,这些日子他韬光养晦,可不是言语就能打击的,“好一句互不相干,今日辉煌,就忘记故人旧情,你当初求我之时,可不是现下这副模样,不过你放心,我碰不起你,否则我师弟可不会轻易放过我。”

“既然如此还不滚!”

“只是想看看这张绝世容颜最后一眼,我便会离开。”说着用手轻轻在她精致得脸上流连。

红妆生气的别过脸,躲开他的触碰。

姜诚大笑离去,丝毫不在乎笑声会引起注意。

“只要再过一日,等我得到我要的人,我发誓绝不让你好过。”红妆恨得牙痒痒的。

在王府逗留已有些时日,她本想等红妆的伤完全痊愈才离开,但红妆不断用言语刺激她,生怕她鸠占鹊巢赖着不走,既然她话都说到这份上,再待下去只是自找没趣,加上妘汐日日前来纠缠,风静夜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这让她更不愿意待在这个是非之地。

三人早早就收拾好行装,一出门便碰见了不依不饶的妘汐,见他们整装待发的样子,心中一丝不悦,她就这么着急着离开他?

妘汐质问:“你要去哪里?”

“我们有要事在身,既然那女人医好了,也该启程了。”风静夜抢先回答,脸色顿时乌云密布。

“我没有问你!”妘汐的目光紧盯着她,这些日子他不断的示好她都不屑一顾,再好脾气也被消磨殆尽,“你要去哪里?”

越华冷道:“正如子昱所言,我们该上路了。”

“你就对我毫不在乎吗?”

面对他一而再的质问,越华一时来气,怒吼:“你都要成亲了还来纠缠我作甚?”

妘汐一怔,反问:“谁说我要成亲?”

这时,红妆身边的贴身婢女冲进来,大吼:“大事不好了,将军,小姐她容颜被毁了。”

一时慌神的妘汐下意识的立即奔向红妆的闺房,果不其然还没进房便听见南郡王气急败坏的摔着东西,大声嚷嚷:“本王就知道她存心不良。”

见越华进来,便冲上去想要替义女出气,“你这妖女还敢出现,来人啊!快将她绑了。”

妘汐上前将越华护在身后,“郡王,究竟发生何事。”

“你看看你未来妻子的容颜都让这妖女给毁了。”南郡王痛心疾首。

妘汐神色惊慌一闪而过:“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南郡王气急败坏:“误会?容颜都毁了还有何误会,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婢女跪地禀告:“那日越姑娘给了小姐一瓶药膏,说能活肌润肤,使容颜更加娇嫩细致,小姐涂了那药膏,不久皮肤便开始溃烂了。”

越华辩驳:“我给她的是凝脂膏,是由多种名贵药材炼制而成,她手上的伤痕亦是靠它才能肌肤如初,既然手臂没事,脸——”

“你还敢说,小姐手臂上也开始溃烂,

越华一时慌乱:“这不可能!”

“依小人看他们今日收拾行装,定是知道迟早东窗事发,想要逃离了。”小婢继续告发。

越华怒目望向床榻上的红妆,难怪昨日她千方百计想要她及早离开,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妘汐走到红妆的床榻前,检查她的伤势,一看,左边脸轮廓下和手上都有溃烂的形势,他不以置信的转过脸望向气堵的越华。

看见他质疑的目光,她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他相信了!她相信她是这么阴险毒辣之人。

“来人,快来人啊!”南郡王嚷嚷

“属下在!”一众侍卫涌出。

南郡王怒吼:“还不快把人拿下!”

见越华落寞失神,风静夜更是大怒,幸好他早有准备,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撒向侍卫,呼吸到粉末的侍卫纷纷倒下,风静夜扯着两人的手臂施展轻功逃离。

就在吴用气喘吁吁脚下快要瘫痪之际,风静夜停下了脚步,警戒的左右巡视,全城的士兵都出动围捕他们,拖着两个累赘的他只能暂时先躲进山洞里。

这时的越华依然目光呆滞,依然沉浸在悲伤中,这让他更加恼火,斥道:“你可知你的单纯险些害了我们,要知道!蠢是无药可治的!”

吴用为越华平反:“先生,您就别责怪越华,怪就怪那个蛇蝎美人,这根本就是她在自导自演,药都上了这么多天,唯独等她用在脸上才出问题,其中有诈。”

风静夜厉声:“你还要自责到何时?连一无用处的吴用都明白其中道理,你还想不明白?他值得你为他神伤吗?那是他的妻子,他自然是护着她的。”

“红妆姑娘是妘将军的妻子?”吴用状况之外的喃喃自语,这才反应过来,可他百思不得其解,妘参谋明明是对越华有意的,又怎会娶别的女子为妻?

“犯人等听着,限尔等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外面的士兵将山洞围的水泄不通,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足足有数百精兵,不过是伤了一个郡王的义女,如此阵势着实让人不敢相信。

《吾妻月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