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朗月行》完整版未删节 青春小说 朗月行全文章节全文阅读

朗月行

青春已完结

主角叫白冉,叶丛朗的小说是《朗月行》,它的作者是凯奇最新写的一本青春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立冬刚过,学校里梧桐叶就大把大把地往下落,只有松树和冬青还那么坚强的挺立在那儿,颜色依旧是绿的。 “叮……”刚下课,班里就沸腾起

|更新:2019-10-19 12:09: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白冉,叶丛朗的小说是《朗月行》,它的作者是凯奇最新写的一本青春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立冬刚过,学校里梧桐叶就大把大把地往下落,只有松树和冬青还那么坚强的挺立在那儿,颜色依旧是绿的。 “叮……”刚下课,班里就沸腾起

《朗月行》免费试读

立冬刚过,学校里梧桐叶就大把大把地往下落,只有松树和冬青还那么坚强的挺立在那儿,颜色依旧是绿的。

“叮……”刚下课,班里就沸腾起来了,因为体委—叶丛朗在发班里篮球队的队服。

离下个月的比赛还有两周的时间,叶丛朗想鼓舞一下士气,决定提前发了刚做好的篮球队的队服。

刘铭飞一拿到新队服,立马就把外套脱下来,套在毛线衫上,不停地摆pose,还不停问俞可:“哎,俞可,快看快看!帅吧!?”

还把手机掏出来塞到俞可手里,要求她给自己拍一张。

俞可差点崩溃到吐血:“您这个宇宙超级无敌大帅哥,如果要拍照,请找别人,我没空!”

“哎呀,这么小气,给拍一个呗,给拍一个呗!”永不言弃的精神在刘铭飞同学身上体现的很完美。

许笑晗看见俞可已经快被缠得不行了,给她一个“看我的”眼神,双手抱肩,慢悠悠地开了口:“考拉拉同学,啧啧,这可不行啊!打比赛就是要心平气和、戒骄戒躁,一件衣服就让你兴奋成这样,还没比赛就学人家耍大牌,人家NBA球星都没你这么高调的,你这就是典型的虚荣心膨胀!”

刘铭飞很不服气的说:“哎,我就是照个像留个念而已,没这么严重吧!你不会是嫉妒吧?真可惜,学校没有办女生篮球赛,不过就是办了,你这体型估计也选不上。”

许笑晗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就没词了,看了一眼旁边的白冉月,发现她居然还在低头看书,使劲儿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白冉月同学,你看一下刘铭飞同学的脸有什么不对。”

白冉月给许笑晗猛拍了一下,差点脸就和桌子亲密接触了。好在她及时刹住了车,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端详了刘铭飞半天,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啊,还是一张考拉脸。”

听完这句话,差点没把刘铭飞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本来许笑晗是想让她说“这张脸上充满了自大”,可白冉月丢过来这么一句话,许笑晗已经笑得站不起来了,勉强停住了对刘铭飞说:“哈哈哈……看……看见了吧,就算你穿上再好看的球衣,还是顶着一张考拉脸,哈哈……太有喜感了!下个月比赛不用打了,直接把考拉放上去,笑死四班的!”

许笑晗把白冉月笑得倒不好意思了,白冉月一边拉住许笑晗让她别笑了,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那谁,你别生气,我不是那意思。”

白冉月不知道是叫他刘铭飞,还是叫他考拉拉,只好说了个“那谁”。

考拉一脸阴沉的看着许笑晗和白冉月,“伤自尊了。”说着就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她们了。

俞可看着刘铭飞不高兴的样子,吐了吐舌头,对许笑晗说:“哎,可能真的生气了。”

许笑晗一脸不屑的样子,说:“不至于吧,一个大男生心量那么小,跟女生似的。喂,没事吧你?”说着拍了拍刘铭飞的肩膀。

刘铭飞扭过头来,表情很生动,不知道是不是气过头了,丢下一句:“我们一定会赢的!”又扭回去欣赏自己的球衣去了。

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叶丛朗把自己的球衣塞进抽斗之后,准备把一套球衣递给旁边的苑缘天。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苑缘天让他很不舒服,可能是虚荣心作祟,因为苑缘天的外表不是一般的出众。

当白冉月说服了连班主任都说服不了的苑缘天参加球赛的时候,那种挫败、失望,还有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堵在心里让他更不舒服。

至于那说不出来的“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叶丛朗不想去想,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他是不敢。

至于为什么不敢去想,他心里很清楚,那是关于他们这个年龄的禁区,尤其是在这个样样拔尖的小班更是禁区中的禁区。

叶丛朗第一次发觉居然有自己“害怕、不敢”的东西的时候,心里很震惊。

老爸是检察院批捕科科长,老妈是人民医院骨科主治医师的他,还有一个大他五岁岁的哥哥叶端,可以说是从小万千宠爱集一身。

自从摆脱了病秧子的阴影之后,他便开始尝试因受自己以前身体条件限制的一切体育活动。

比如说各种球类、跆拳道、赛车、定向越野,甚至有一次叶端居然拉着他去玩了蹦极。

那种凌空而起和急速下将的快感是他从未体会过的,快到感觉自己都要脱离地球引力了。

就是站在蹦极台上他也从未害怕过,可是现在的叶丛朗居然“不敢”,他不敢多想,甚至一想,眼前就会出现那张神色落寞的脸,一绺栗色的卷发飘荡在她耳边,左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了,叶丛朗,你疯了吧!

他只能拼命告诫自己,别想了,别想了……

眼前的苑缘天还在睡,叶丛朗没好气的把球衣连包装袋一起丢在他桌子上。

苑缘天从一堆垃圾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球衣,瞥了一眼叶丛朗,“这么早发球衣干什么?这么难看的球衣,从贫民窟里捡来的吧,有人穿么?”

轻蔑的语气,挑衅的眼神,彻底把叶丛朗惹火了。

叶丛朗深呼吸了一下,淡定,镇定,你是绅士,是体委,是队长,不和他一般见识。

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心平气和地说道:“苑缘天同学,球衣发给你穿不穿是你的事,没人逼你。但是你既然参加比赛就是想赢的吧,你不穿,连球场都进不了,你赢得了么?”叶丛朗挑挑眉,一副很拽的样子,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说老实话,叶丛朗的话很在理儿,学校明文规定,新生联赛必须穿统一篮球服装。

叶丛朗死盯着苑缘天,等着他的下文。

苑缘天身子前倾,脸冲脸的也盯着叶丛朗,轻声说:“就是穿着贫民窟的球衣,我也照样能赢。”

叶丛朗冷笑了一声,点点头道:“拭目以待。”

肃杀之气顿时腾空而起,两个人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班里活跃的气氛,大家依旧沉浸在兴奋之中。

叶丛朗坐下来,把抽屉里的球衣拿出来,拆开包装袋,靠在椅背上满意的看着自己球衣后面的俩缩写字母。

很显然,刚才的怒火中烧已经在看见这俩字母的一瞬间一扫而光了。

孙阳扭头,看起来比叶丛朗还兴奋:“呦,朗哥的球衣,cool。还带字母缩写,LY?啥意思?”

本来做衣服的阿姨设计球衣的背面是每个球员名字的缩写字母,叶丛朗长了个心眼,要求做衣服的阿姨把YCL改成LY。

叶丛朗指着那俩缩写字母,轻笑一声:“这都看不明白,‘朗赢’!”

“噢,”大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叶丛朗扬着眉毛,说:“不错吧!涵义不错吧!”

大家附和着:“肯定能赢!”

“那是,必须赢,朗哥是谁啊!”

不远处的张雯跳起来大喊:“叶丛朗,我们支持你!加油!”

叶丛朗很镇定的朝大家挥手致意:“谢谢!谢谢!”

孙阳又在一边起哄:“呦,朗哥!粉丝不少啊!”

叶丛朗眯着眼睛,没说话,眼睛却瞟向另一边,纳罕道:班里都闹成一锅粥了,她怎么还和老佛爷似的,正襟危坐地捧着一本书,莫非今天中午没吃饱,找着精神食粮了?

白冉月已经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这本《文言文全解》上了,可是后面的说话声还是“声声入耳”。

“你看见叶丛朗的球衣没?他穿上肯定特好看,我就说红色最适合他了,多阳光啊!哎,林楠同学,你有没有在听啊?人家可是特意要亲你去当球队助理,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心意!”

“什么啊,他才没有邀请我去。他那是觉得我不行,故意说反话,激我,要去你去。”

“这你都看不明白,当时旁边站着我、你、俞可、罗欢,他怎么不去激别人。我看出来了,这明显就是对你……”

“哎呀!你怎么越说越离谱,我们就是初中同学而已,他以前就这样,打住,听见没!”

“噢,他以前就这样啊!”

白冉月下意识的扭头去看,结果就看到了一脸玩笑表情的张雯和脸色微红的林楠。

女生么,八卦一点很正常,白冉月也不例外。

虽然觉得出乎意料,但是又在情理之中,林楠那么漂亮,学习又好,叶丛朗帅气、阳光、成绩也很优秀,俩人站一起俨然一对金童玉女、羡煞旁人,要是自己是个男生,也会喜欢林楠的。

嗯,这也验证了一个千年不变的定律,王子都是喜欢公主的,公主也是喜欢王子的,从此以后,英俊的王子和美丽的公主在城堡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哎,可是铎哥说了呀,同学关系要单纯,太复杂的现在还承受不了。

他们是同学,是老师们的得意门生,在交流学术的过程中被对方的学识所吸引,年方二八,青梅竹马……

嗯?难道这就是现代版的梁山伯和祝英台?这难道是个悲剧?

神游的白冉月及时的刹住了车,因为许笑晗盯着她半天了:“白冉月同学,你干嘛呢?又神游到哪个山头了?”

“呵呵,没事。”白冉月赶紧低头做学习状。

白冉月,你瞎Cao什么心呢,又跟你没关系!赶快去学习,现在唯一重要的就是学习。

心理暗示似乎起了作用,白冉月抓起了面前的笔,又投入到与数学题的战斗中去。

《朗月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