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权晋》全文免费阅读 历史小说 权晋小说在线试读免费阅读

权晋

历史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权晋》的小说,是作者石头阿愣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正当小舞鼓起勇气来要向褚蒜子坦白之际,只见王爷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褚蒜子的寝宫,把门哐的一下踹开了。 “太不像话了,你身为王妃,据然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18 20:05: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权晋》的小说,是作者石头阿愣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正当小舞鼓起勇气来要向褚蒜子坦白之际,只见王爷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褚蒜子的寝宫,把门哐的一下踹开了。 “太不像话了,你身为王妃,据然

《权晋》免费试读

正当小舞鼓起勇气来要向褚蒜子坦白之际,只见王爷怒气冲冲的来到了褚蒜子的寝宫,把门哐的一下踹开了。

“太不像话了,你身为王妃,据然乔装成男儿身,出去乱逛,万一出点闪失怎么办?你让皇家脸面何存?”王爷来回踱着步,怒气冲冲的说道。

褚蒜子和众宫女则跪在地上,混身发抖,她一来不知道这事怎么会让王爷知道,二来为何只提出去乱逛,而不提拜访谢家之事。一定是有人告的密,哪会是谁告的密呢?为何告密只告了一半?褚蒜子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在地上瑟瑟发抖了。

小舞见状,一个箭步向前,跪倒在王爷和褚蒜子之间。

“王爷息怒,都是我不好...”

“你给我滚一边起,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王爷更加恼怒了,指着小舞说道。

小舞这才想起自己只是一个奴婢而已,在这种场合之下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份,便悄悄的退到了一边,静静的跪在哪里。

“从今天开始,不准王妃再出去一步。”王爷甩了一下袖子,就怒气冲冲的走了。空留褚蒜子和一干侍女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王爷走远了,小舞赶紧过来把褚蒜子扶了起来。

“王爷怎么会知道呢。”褚蒜子便起身便说道。

“肯定是有人向王爷告密了呗。”小舞撅着嘴说道。

“可又会是谁向王爷告的密呢呢?”褚蒜子依然不解。

小舞把褚蒜子扶到了里屋,支走了其他侍女之后,然后突然正色的对褚蒜子说。

“王妃,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褚蒜子看了她一眼,问道。

“什么事,这么严肃?”

“王妃,其实,我是清河公主司马兴南。”小舞正色的说道。

“什么?你是公主?”褚蒜子大吃了一惊,她虽然怀疑过小舞的身份,但是绝对不会想到她据然会是公主。这也太石破天惊了吧。

“是的,我的母后就是明帝皇后庾文君,我跟当朝皇帝,还有琅琊王是同母姐弟,苏峻叛乱的时候,我只有八岁,当时苏峻占领了皇宫,他让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脱光了衣服,将他们赶到护城河下以示羞辱,母后担后我也受辱,就安排贴身太监把我送出宫去,到寻阳去投奔舅舅庾亮,只是刚出宫城,就被乱军冲散,我只得只身到处流浪,随着流民流落到了寻阳,但舅舅他们已经领兵攻伐到了芜湖,我又历经艰辛到了芜湖,后来的事,您就知道了。”

褚蒜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见褚蒜子不信,小舞又拿出了准备好的双龙玉佩。

“此乃皇家之物,王妃大可拿着去找皇上跟王爷对质。”小舞自信的说。

看着这双龙玉佩,开始慢慢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来,褚蒜子若有所思道:

“哪你为何一开始不告诉我,而骗我说你是彭城王府的侍女呢?”

“当时初次见王妃,对王妃您的为人还不甚了解,所以就没有敢声张。”小舞低头说道。

“你当时只有八岁,可还记得宫中之事?”褚蒜子问道。

“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母后送我走的时候,让我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双龙玉佩,说只有见了皇室之人才可以拿出来。”小舞答到。

“这就是你非要跟着来琅琊王府的原因?”褚蒜子皱着眉头问道。

小舞低头不语。

“哪你见了王爷后,为何不与他相认呢?”褚蒜子又追问道。

“我离开皇宫的时候只有八岁,弟弟只有四岁,根本不记事,我本想见到皇上的时候再相认,但现在看来,等不得了。”小舞答道。

“等不得?为何?”褚蒜子又疑惑了,不解的望着小舞。

“桓温。”小舞坚定的答道。

“你喜欢她。”褚蒜子站了起来。

小舞再一次的低头不语了一会。

褚蒜子见小舞低头不语,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其实桓温也给褚蒜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若不是自己被指婚给了琅琊王,说不定自己也会喜欢上他的。

“我随流民流浪的时候,经常听流民们说起北方的事。”小舞清了清嗓子说道。

“哪些胡人简直不是人,他们是魔鬼,是禽兽,他们到处打家劫舍,将汉人男人杀死,将女人抓起来,他们不叫汉女为人,而称她们为“两脚羊””。

“两脚羊?”褚蒜子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恩,两脚羊的意思就是他们不把汉人当人看,而只把他们当作动物,他们把汉人女子圈养起来,平时奸淫,战时杀了当羊吃。”小舞静静的说道。

“什么?”褚蒜子猛的站了起来。

“在北方,没有人保护他们,朝廷已经打空了,有权有势的人也都迁到了东南,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生死,他们只能任有胡人肆虐了,哪里已经成了汉人的地狱。”小舞忧伤的说道。

褚蒜子呆呆的站在哪里,她虽然常听父亲说起来胡人的野蛮,却没想到如此野蛮,据然吃人肉?这跟野兽又有什么分别呢。

“哪这跟桓温又有什么关系呢?”褚蒜子又问道。

“我在江家的时候,也常常见到当地的名士交流,他们谈天说地,谈老庄周易,整日聚会酗酒,晚上奸**人,还称之为修练房中术,根本就不关心天下苍生。”小舞恨恨的说道。

“我在狱中同桓温交流的时候,发现他跟这些所谓的名士有根本的不同,他从小习武,心怀天下,做事光明磊落,胸怀宽大,将来定是朝廷栋梁之人。”小舞一天崇拜的说道。

“所以,你就要救他?”褚蒜子望着小舞的脸问道。

“我只是觉得他就这样死掉,实在是太可惜了”小舞正色的说。

“哪你准备怎么办?”褚蒜子总算问道正题上了。

“我要面见皇上,向皇上请命。”

“以你公主的身份?”

“对。”小舞一脸正气。

褚蒜子低头思索了起来,她又何尝不想救桓温,只是这朝野之上,各家士族居心叵测,各有各的算盘,而且自己的背后还有一双未知的眼睛盯着自己,她也是感到有心无力了。

褚蒜子看了看小舞。

“你想通过王爷见皇上?”

“不然呢,如果不通过王爷,我恐怕是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去。”小舞一脸疑惑的说道。

褚蒜子低头思索了一下。

“好,我们现在就去见王爷”

说完,二人立即起身向王爷住处走去。

“什么,你就是清河公主,我的亲姐姐?”不出所料,王爷也很是惊讶,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我倒是听皇兄说过皇姐在苏峻之乱时流落民间,但我当时年纪太小,也记不清当时皇姐的模样了啊。”王爷无奈的说道。

“我有双龙玉佩。”说完,小舞把玉龙玉佩拿出来交给了王爷。

“双龙玉佩?”王爷呆呆的看着这个玉佩。

“我没有见过呀,也从未听过。”王爷说道。

“皇家之物,全天下只能有一件。”小舞正色的说道。

“这倒是真的。”王爷又翻了翻手中的玉佩,只见这玉佩色泽光润,通体温润,雕刻精致,应该是皇家之物。

“哪好吧,我带你去见皇上。”王爷高兴的说。

“只是现在皇上病重在床,神志也有些不清,要是认不出你来可怎么办?”王爷呐呐道。

“你在皇宫的时候,还有谁见过你呢?”王爷追问道。

“皇舅庾亮”小舞赶紧答道。

“庾丞相已在五年前因病去世了。”王爷答道。

“还有二皇舅庾冰啊。”小舞又问道。

“二皇舅庾冰见过你?”王爷惊喜的问道。

“恩,我小的时候,他常抱我在他的膝盖上玩。”小舞这撒谎的功夫真是了得,随手拈来啊。

“他现在可是丞相,哪我们去找他吧。”王爷说道。

二人正要走时,褚蒜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拦住了二位。

“今天时辰不早了,还是明日再去吧。”褚蒜子说道。

“为什么”小舞的疑惑的问道。

褚蒜子向小舞使了个眼色,小舞立马明白过来。

“王爷,我想庾丞相政务繁忙,今天又这么晚了,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吧,明日一早再去也不迟啊。”

司马岳呆呆的看着二位,感觉这里面应该还有隐情,他实在是太想认下这个姐姐了,先皇早逝,母后又在苏峻之乱羞愤而死,皇兄体弱多病,政务之事多出自外戚庾家,自己又生性懦弱,朝野士家大族都不把皇室放在眼里,真是生怕祖宗打下的江山在自己手里丢掉。但看到二人如此坚决,司马岳也不再坚持,三人约定明日再去庾府后,各自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褚蒜子支走左右,小舞紧紧的拉着褚蒜子的手。

“幸运王妃想到的即时,不然我就要酿成大错了。”

“但是,我们明天还要得要去庾府啊”褚蒜子提醒道。

小舞低头暗自斟酌。

“哪我明天就先不提桓温,待到我恢复身份后再向皇上请命”

“还是不行,皇上重病在身,军政大权都在庾冰身上,你向皇上直接请命,反而更会引起他的注意。”褚蒜子分析道。

“哪到底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桓温死嘛。”小舞看来是真的急了。

褚蒜子低头思量了一番。

“往日新皇登基、添丁之时,都喜欢大赦天下,如果你认祖归宗之后,是否可以说服皇上也大赦天下一次呢。”褚蒜子淡淡说道。

“哎,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就任何人都说不出什么来了呀。”小舞歪着头说道。

“这样的话,对朝廷,对各士族,对庾家,都有所交待了。”褚蒜子补充道。

“恩,我认为这样可以”

于是二人就此商定,先找回身份,再找机会让皇帝大赦天下。

第二天上午,司马岳命差役准备好了车马后,又派人请出了小舞,王爷见

《权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