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醉梦之忆奴颜》小说TXT 架空小说 倾醉梦之忆奴颜小说完结版最新章节

倾醉梦之忆奴颜

架空连载中

《倾醉梦之忆奴颜》由网络作家宫千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玉辰,宫南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剑影飞闪,白玉辰收放自如的在黑衣杀手之间徘徊游走,那些杀手步步紧逼,丝毫不给白玉辰喘息的机会。白玉辰撇开子奴,将杀手引到远一点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9 20:01: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倾醉梦之忆奴颜》由网络作家宫千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玉辰,宫南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剑影飞闪,白玉辰收放自如的在黑衣杀手之间徘徊游走,那些杀手步步紧逼,丝毫不给白玉辰喘息的机会。白玉辰撇开子奴,将杀手引到远一点的

《倾醉梦之忆奴颜》免费试读

剑影飞闪,白玉辰收放自如的在黑衣杀手之间徘徊游走,那些杀手步步紧逼,丝毫不给白玉辰喘息的机会。白玉辰撇开子奴,将杀手引到远一点的距离。其中一名黑衣杀手瞄准子奴是白玉辰的软肋,便转了方向向子奴袭去。

白玉辰在几个黑衣杀手之间,分不了身只能希望子奴能躲过。只是那名杀手万万没想到,还没接近子奴,却见她怪异一笑,眼前漆黑一片就倒在地上。黑色的血渐从眼角流出,当白玉辰最后一剑落下,所有的黑衣杀手扫荡完毕。他见子奴平安无事的站在那里,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

他低头瞄到倒在子奴面前的那个杀手,还是不禁的皱起眉,子奴不以为然地说:“王爷又在怀疑什么是吗。防身之道,人人都懂。我还不至于傻到那种程度。”白玉辰勾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弧,冷盯着子奴:“若本王对你不利,那下场是不是会像他一样。”子奴撇嘴:“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子奴刚说完话,身体一轻,人便被白玉辰带到马上。

白玉辰轻喝了一声“驾”,马儿飞奔而行。“你要去那里啊。”风吹得子奴眼睛睁不开。“回府”白玉辰的声音从上方飘落下。

白玉辰低眼看到子奴还半露在外面的肩膀,蹙了一下眉头:“靠过来。”子奴没有听清:“什么?”白玉辰手握的缰绳紧了紧,将身体倾上子奴的身体,将子奴外露的肌肤遮在自己的衣服下。就这样,子奴一路上僵着身体和白玉辰同骑一匹马回到了北阳王府。

在门口勒住马带,白玉辰先跳下马,将身上的外袍脱下,披在子奴的身上。然后扔下她,风尘仆仆地走进王府里,并甩下一句话:“带她去东厢洗礼。”子奴撇嘴从马背上爬下来,抓着白玉辰披在她身上的衣服,小跑的跟了上去,结果才踏进去王府的大门,就被两个人架到东厢去,只能眼睁睁的瞪着白玉辰离开的身影。

看着自己一步步的从**到洗浴净身后换装绾发,子奴从来没有觉得原是日常做的事情也要这样繁琐。看着镜中的自己,子奴莫名的感到烦躁起来。她将刚弄好的发髻又弄散,自己扎了两个麻花辨,身旁的婢人准备为子奴上妆,却被她推辞了。

子奴怔怔地盯着镜子发呆,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三年来,子奴从未有过这样的烦躁感。镜子中的人看去平淡无奇,而且在左边脸颊还烙着一个“奴”字。子奴拒绝上妆的原因,是她知道,如果脸上盖去暗黄的肤色和奴印,想那白玉辰那么敏锐的人怎么可能会认不出,她这个八仙楼的老板,北朝的首富,荣越呢。

想着想着,子奴突然站了起来。推开门就跑,尽管身后的人不停地喊“小姐小姐”,子奴听着还真是不习惯。没想到白玉辰没走远,子奴看到白玉辰先是一愣,可没多想,一股愤怒便涌上心头,一刻也没停脚就往外跑。

北来上前一步,又看向白玉辰:“王爷。”白玉辰抿着唇,看着那奔远的背影,轻轻落下一句:“随她去吧,狗累了,尚且会回老窝。她气完了,自会回来的。”北来摸不清白玉辰心底意思,可觉得白玉辰和子奴出去回来后就变了一个Xing子。

子奴使着轻功,很快就来到平日休息的河边,捡起一块小石子,就往河里砸去。一个轻挑的声音响起:“呦,到底是谁才能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子奴美目圆睁,双手插腰转过身去,瞪着来人:“哼,别烦我,否则待会咬伤你,概不负责。”

宫南睿好笑的给了子奴一颗爆栗子:“三年都没见过你发脾气,今儿个到好,脾气上来先是从你师父大吼大叫,没大没小。”子奴一皱眉头,张嘴就咬过去,宫南睿也没躲,肩膀硬生生地被子奴咬了一口,宫南睿闷哼了一声,任由子奴使力地咬着他。子奴眨了一下眼,又松口。

宫南睿捧住子奴的脸,眼中泛起怜爱的柔光看着她:“气也消了,狗也当了一回这下可该告诉我怎么了吧。”子奴鼻子一皱,撇撇嘴:“少拿我打侃,要玩笑滚回你的陵朝和后宫嫔妃床上嬉戏去,成天糊弄我做什么。”

宫南睿听了也不气,只是单手揉着子奴的发:“看来你是气得不轻了,莫不是你那主子欺负你了,要不我来帮你消消气。”子奴别开头:“没什么,是你想的太多了。”宫南睿目光一沉,嘴角依旧保持笑容:“那不如今天就同我回去,那王府你也呆了三年了,也不在乎剩下的几个月。”

“不要。”子奴倔强的抬头盯着宫南睿。见子奴如此僵硬,宫南睿也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子奴见宫南睿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不由泄气。她伸手扯着宫南睿的袖子:“我只是觉得今天有些闷气,今天老王妃见到我,还把我收做了女儿。这其中,我想肯定有什么秘密。”宫南睿难得地蹙起眉心,子奴见他出了神,去晃了晃。

宫南睿回了眸,柔下声来:“你若回来定随我回去。”子奴目光闪了闪,抿着嘴角,沉重地点了一下头。宫南睿将子奴拥入怀中,在耳畔轻声道:“这些时间恐怕有些事要忙,可能要回陵朝一趟,你自己要小心,我会让沉桑随时保护你的安全。”子奴靠着他的肩膀,点了下头。宫南睿在子奴发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拍拍她的头:“我送你回去。”子奴喏喏嘴,又没说话,默声让宫南睿送她。

到了北阳王府后院,宫南睿才松开子奴:“知道我们之间的联系方式,若有急事让沉桑来告诉我。”子奴点点头,看着宫南睿:“你,去了可要小心。”听出子奴话中的担心,宫南睿不由地开心一笑:“相信你师父,没什么可以难得到为师。你且安了,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就算帮我为师一个大忙咯。”

子奴被宫南睿那怪里怪气的语调弄的笑了,最后才算开口:“好了,我要进去了。”宫南睿笑着点头,看着子奴转身拐弯消失在眼中,收敛起眼中的笑意,背身快速地离开了。

子奴刚踏进王府一步,没想到北来一直在那里等待子奴回来,他一个跨步走到子奴面前:“请小姐到东厢洗礼,王爷已等你多时。”子奴诧异地张开嘴,北来唤了两个婢女,把子奴带走。

子奴还没缓过神,双手一抬,人就被架走了。“放下我,我自己会走。”子奴极不舒服地喊了一声,两个婢女充耳不闻,风火如速地架着子奴拐过了一弯又一弯,来到了那个所谓的东厢。

东厢离白玉辰的斜晖园并不远,中间只隔了一条大道和两个小道廊,面对面的伫着。东厢分有十四个房间,两个院落,而子奴此时被带到东厢的落浣间。子奴被其中的一个婢女轻轻地推了一把便进去。待子奴睁大眼睛,才发现原是洗沐之处,虽比白玉辰的那个小了一些,不过也算得上是豪华。

里面站着两排的丫鬟,她们手里各捧着浴巾、花瓣、香檀、香精、衣服。垂头分别站成两行。两个带头的大丫鬟上前不由说明的将子奴扒了个精光,才刚换上去没多久的衣服又被扔到一旁。子奴脸一红,待最后一件衣衫落下,子奴便挣脱了她们跳进浴池。

接下来,她们往浴室内撒花瓣,滴香精。“你。你们……”子奴话还没说完,却听见浴池后屏风的那一边传来很磁Xing也很熟悉的声音:“你们先下去吧。”丫鬟们训练有素的放下东西,低头回声“是”便纷纷退出了沐浣间。

《倾醉梦之忆奴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