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职业皇帝》古代皇帝迷信 419文 职业皇帝妖孽受

职业皇帝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职业皇帝》的小说,是作者欧阳米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德雍脱下布衣换上华美的衣裳吗,照着镜子左看右看,别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上这身衣裳活像个暴发户。 安澜也换上了新衣服,本来他就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0 04:05: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职业皇帝》的小说,是作者欧阳米酒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德雍脱下布衣换上华美的衣裳吗,照着镜子左看右看,别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上这身衣裳活像个暴发户。 安澜也换上了新衣服,本来他就

《职业皇帝》免费试读

李德雍脱下布衣换上华美的衣裳吗,照着镜子左看右看,别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上这身衣裳活像个暴发户。

安澜也换上了新衣服,本来他就生的好,再来一身上好的包装,举手投足像个风流公子。

两人站在一起,一胖一瘦,一个地主一个书生。遇到小姑娘,女孩子会喜欢哪一个捏?答案自然在李德雍心中。

李德雍=V=:“以后泡妞,你上我垫后。”

其实吧,他们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为了见一个人,不确切的应该是两个人。

陈政华不想动手干掉太子,至少不许这个胖子死在他的地盘上。于是他飞鸽传书给已经封王率兵作战的两位皇子,让他们来处置这件事。反正他们皇家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与小老百姓不相干。

很快陈政华接到消息,两位王爷要亲自来处理这件事。

陈政华一寻思,李德雍那身打扮那个摸样,除了比乞丐长得胖一点,拿根棍子拿个碗都能沿街乞讨,不给钱都对不起他,这样子去见那两位还不被说成虐待太子。陈政华不缺钱,他舍得给李德雍置办一身裝裹,连带着一狠心也给安澜置办了一套新衣裳。

安澜的衣裳出自杨柳夫人之手,杨柳夫人私下侧面透露了一下,她与安澜有情义,希望哥哥能助推一把。

尽管知道自己妹妹是什么样子多么难嫁,陈政华还是不同意把杨柳夫人许给安澜,安澜的身世不允许陈氏与安氏有过多瓜葛。

安氏一族被诛杀,明面上看是安氏被冤枉谋反,陈政华隐约知晓这里面另有隐情。

陈政华告诫妹妹:“好男儿遍地都是,非他安氏不可?你若想再嫁哥哥为你物色更好的人选。”

杨柳夫人摇着宫扇翻着眼睛看天,压根不搭理陈政华,“你给我物色的江湖好汉我都见过,上次那个鬼头刀王铁头,就像庙中的哼哈二将,上上次的那个铁剑秀士张锦,名字不错,人长得活像黑白无常,就差没吐舌头。”杨柳夫人自视甚高,虽说寡居在家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嫁了。

陈政华拿这个妹妹真没办法,“妹妹,你守寡在家,嫁得高了青年才俊只会认为你配不上他们,他们轻视你,嫁得低了你又不肯,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

“哼。”杨柳夫人不满哥哥的说法,她哪里不好了,女工针线样样精通,下得厨房出得厅堂。还自带丰厚的嫁妆,虽不说博学多闻也通晓一些史书典籍,凭什么要委屈自己嫁个鄙陋之人,“安澜就不错,他师傅通幽客与哥哥是朋友,他一表人才又未曾婚配,我看很好。”

“安澜处了容貌好,他一无家业,二无声名地位,拿什么养活你。”陈政华不满道。

“他还年轻,只要肯上进将来必定能建功立业。”杨柳夫人倔强道,“娘对我说,好男人可遇不可求,遇到了就不能放手,妹妹非他不嫁。”

“……”陈政华拿这个妹妹没办法,妹妹纯粹被母亲给惯坏了。

所以安澜的那套衣服出自杨柳夫人之手,但是安澜哪里知道。

穿上新衣服谁不高兴,安澜也不例外,他心情特别好。杨柳夫人扭着细腰宫扇半遮面站在安澜身边。慧心也得了杨柳夫人的衣服首饰,贵气十足的站在李德雍身旁。

杨柳夫人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盯着安澜看来看去,一个劲儿的摇头感叹:“哎呀,哎呀,哎呀,真是人靠衣装,换了一身新衣裳就是个翩翩佳公子。”

安澜摸摸裁剪得体的衣裳,笑着道谢:“感谢庄主送我们衣服。”

“你谢错人了。”杨柳夫人纤纤玉指一点安澜的胸口妩媚道,“你的衣裳是我亲手做的,他们的衣裳是我哥让裁缝做的,你可喜欢?”

“多谢夫人。”安澜向杨柳夫人道谢。

杨柳夫人腼腆羞涩笑道:“你我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倒显得生疏了。”

安澜=皿=:“……我们不熟。”

李德雍一个劲儿憋着笑,杨柳夫人用扇子半遮面看上去漂亮极了,一旦宫扇拿下来那就是一张毛驴脸。被这种女人追求一定很**,得空问问安澜他被美女倒追的感受。

管家笑的脸上皱纹像九月菊花,他在一旁催促道:“我家庄主有请公子小姐去玉善斋用膳。”

去玉善斋用膳?李德雍敏锐的感到去那鬼地方吃饭对他来说很不妙,坑神说过,读者要他狠狠修理那些坑文的作者,什么上刀山纳凉,什么下油锅洗澡等等危险情节在等待他。

身不由己,一切都是别人在Cao控,自己不过是个**控的玩偶,李德雍不禁恨起来。可惜坑神始终不露面,一旦这厮出现非拿板砖拍死丫的。

玉峰山庄很大,远看杨柳依依,身在其中细细寻找,这个山庄中也有不少妙处。

玉善斋之外的一小片桂花怒放,还未到玉善斋便嗅到阵阵花香,走进玉善斋,身临其中才感受到花独特的美。真是暗淡轻黄体Xing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李德雍一行人还没到正厅,只见廊下站着两个人背着手衣袂飘然迎风而立。

其中一个人生的圆脸,浓眉大眼,个头稍微比另一个人矮小了一些。

另一个人生的凤目薄唇,很瘦,但不属于病态的那种瘦弱。李德雍一瞧这个人与他那个皇帝老爸有几分相似,不过这家伙就跟瘦肉精吃多了似得,没有肥肉全是精瘦肉,这两个家伙不会是自己的哥哥吧。

慧心一见那两个人小声对李德雍道:“哥,矮老三和痩老四来了。在宫里他们就看你不顺眼,常给你使绊子,他们出现在此处定然对你不利。”

“该来的总要来,躲也躲不掉。”李德雍倒是看开了,不管遇到什么事儿,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儿,他走一步算一步,总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李德雍笑的谦和有礼先跟老三老四打招呼:“三哥,四哥,多日未见一切安好。”

慧心也过去和两位兄长请安说话。

老三老四也笑着给太子行了一个礼,兄弟见面,即使心中有多大的仇恨,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李德雍笑容可掬的与兄长攀谈。

通幽客和陈政华对李德雍的看法有一点点转变,至少这个太子不像传言的那般不堪。太子对兄长很有礼貌,不像他兄长说的那样太子自持身份和皇帝的宠爱对兄长不敬,看来传闻并不可信。

通幽客不知陈政华等人的目的,他和陈政华关系不错,陈政华被仇家追杀重伤,通幽客救了陈政华,从此两人结为好友。通幽客四海漂泊居无定所,经常到玉峰山庄小住。

说的好听是寄住,说的难听就是蹭吃蹭喝。

陈政华对此毫不在意,他有的是钱,不怕多养一个食客。

好在两位皇子念在通幽客教过他们剑术的这点师徒情分,经常送通幽客钱财,通幽客的生活才不至于落魄到极点。

兄弟见面,师徒相聚,客气话说够了,宴席开始,宾主落座,开饭了。

玉善斋客厅中摆了一口特制的大型碳锅,里面的水滚烫。

“今日我们吃羌煮。”老三李德辉拿出一把刀笑着说。

“羌煮谁没吃过。”李德雍不以为然,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今日我有个新吃法。”李德辉拍拍手,院中走来几个武士,他们牵着牛羊,将一羊固定在木桩上捆绑的结实。“我们吃的肉通常都是先杀了牲口再将其分割吃掉,那死肉早算不得新鲜。”

李德辉一挥手,武士从活羊身上卸下一条羊腿,当时鲜血流在桂花树下,血腥味弥漫在花香中,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老四李德志偷瞧了李德雍一眼,李德雍如如不动,举起玛瑙杯和安澜通幽客等人干杯。似乎那畜生的惨叫他没听见,也不在意。

倒是慧心有点不忍心,羊的惨叫声吓得她白了脸,她想起宫乱之时,宫中多少人被杀,鲜血汩汩,昔日对她微笑的人们倒在血泊中。到处是惨叫声到处鲜血。

十公主哆哆嗦嗦的拿不稳筷子,呼吸急促。

慧心紧挨着通幽客,通幽客放下酒杯看慧心快要晕倒了,他被慧心苍白扭曲的脸色吓得不轻。

“公主,你怎么了?”

通幽客低沉的声音唤醒了沉浸在记忆中的慧心,慧心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没事儿。”

李德雍给了妹妹一个鼓励的眼神慢悠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三哥,你吓到妹妹了,要是被父皇知道你吓唬妹妹,你知道父皇会怎么做。”

李德辉面色阴郁,他一挥手,武士一刀宰杀了那只羊。

有了兄长的保护,十公主似乎不那么怕了。

李德志端着酒杯,薄唇扬起一丝笑意韵开,故作心疼的拍拍脑袋,“你瞧瞧,我这记Xing,我忘记了慧心妹妹是个女孩子,见不得血腥。哥哥考虑不周,妹妹莫生气。”

慧心恢复正常之后,她才注意到自己紧紧抓住了通幽客的手。小姑娘略带羞赧低下头:“方才我有点失态,哥哥不要担心。”

“没事就好。”胖太子斜了李德志和李德辉一眼。

哼,想吓唬我,门都没有。李德雍又横了李德辉一眼,恶狠狠的挖了李德志一眼,暗道,老子突厥人都不怕,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这点雕虫小技我从不放在眼中,你太嫩了!

章节在线阅读

《职业皇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