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三国云飞扬》三国云飞扬笔趣阁 SM 三国云飞扬H文

三国云飞扬

历史连载中

火爆新书《三国云飞扬》是燕云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皇甫,皇甫嵩,书中主要讲述了: 中平五年十二月一日 下午 “孙头,我们准备好了!” “那你们就出发吧!眼睛放亮点,一路多小心!” “是!” 又开始了例行的巡哨,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0 04:04: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三国云飞扬》是燕云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皇甫,皇甫嵩,书中主要讲述了: 中平五年十二月一日 下午 “孙头,我们准备好了!” “那你们就出发吧!眼睛放亮点,一路多小心!” “是!” 又开始了例行的巡哨,

《三国云飞扬》免费试读

中平五年十二月一日 下午

“孙头,我们准备好了!”

“那你们就出发吧!眼睛放亮点,一路多小心!”

“是!”

又开始了例行的巡哨,自从我军驻扎斜谷口以后,樊校尉就要求我们**队每天派出巡哨,而且都要远出大营三十里以上,往往是下午出发,夜间悄悄抵达,潜伏一日一夜,与下一班交接后再行返回。本来巡哨在军营里是很正常的,但一般最多也就出巡个四五里,象这样哨到敌人鼻子底下的以前真是没有。而且上面要求回来的人都要详细禀报情况,能抓住俘虏的重重有赏,为这个事我们部已经有好几个兄弟把命送掉了。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既然吃了这碗当兵的饭,那也没办法了。

整理好装备后,就带着我手下四个兄弟:毛三,周获、褚融,刘大个子一起出发了。因为是去潜行,要在隐蔽迅速,所以阿昌给我那幅札甲也就不带了,省得闹出声响,只提着个笨兜鍪,背着弓箭,带着短刀就行了。

这把短刀还是董大哥带我去华阴市上做的,包括我现在用的扳指都是他用狼骨给我磨制的,记得他当时说:虽然有钱人用金了玉了什么的做扳指,但最好的扳指还是骨制的,越用越舒服,而且冬天不会冻得粘在手上,扳指正面的猪头是董大哥听阿昌那小子的馊主意刻上去的,本来一般是刻个鹰或者枭等猛禽的头像,以企喻箭只飞的象鹰枭一样快。每次轻轻地婆娑扳指上的猪头像,就感到一阵温馨,好象又回到了太华山,又回到了那段天上人间、无忧无虑的生活。

当天下午申时我们五人向孙屯长和兄弟们告别后,沿着渭河南岸一路向西,天黑后继续赶路,到子末丑初抵达距离陈仓十里多的潜伏点,与上一班的兄弟交割后,他们趁夜返回,我们则开始了自己的巡哨。

留下毛三和周获守在原地,因为他们两个关系比较好,而且一个老一个弱。我们三人以南山山脚的杂树和枯草作掩护,一路向西前进。这贴近敌营哨探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敌军一般也会有“夜不收”在大营周围警戒,虽然王国、韩遂、马腾等率领的羌胡联军治军不严,但敌暗我明、敌静我动、敌逸我劳、敌主我客,一旦被发现就难得活命,前几次那些弟兄就因此送了命。

借着星光在枯草中跋涉了大半个时辰,远远就可以看见羌胡大军营垒的灯光,我们也更加小心,都是半蹲着身子前进,到最后几乎是爬着前进,草叶还有其他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弄了一身,很多还顺着衣领进了衣服,但没人敢吭气。在那里仔细观察了一会,我决定返回了,虽然上面说抓住“舌头”有重赏,但深入敌营实在太危险了,没必要为此把一条老命搭上,没有命了要重赏有个球用。

等摸爬滚打着回到出发地,个个累的的坐在地上直喘气,不过没有人抱怨,不仅是因为没有力气发牢骚,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在庆幸我们完成了任务而且还活着。

派毛三和周获两个轮流值勤警戒,我们三个就把衣服紧紧,找堆枯草往地上一放就挤在一起抱头睡觉。

“头!醒醒,醒醒!”

正作好梦呢,毛三把我喊醒了,揉揉酸涩的眼睛一看,天才麻麻亮,而以往巡哨第二天白天都是轮番睡觉。

“你小子穷喊啥?”

“头,老周刚交班后说他去小解了,到现在都半天了还没回来!而且好像隐隐乎乎听到有狗叫。我担心出事了。”

“去了多长时间?那个方向?”我一听坐了起来,反正也睡不着了。而且身在前线,万事都得小心,一个不慎就把自己和兄弟们的老命全陪掉了。

“河的方向,去了一会儿了!”

这时突然隐约听见一声马的叫声,不过好像被噎在喉咙里似的。赶紧冲毛三“嘘“了一声,把褚融和刘大个子两个用脚蹬醒,低喊一声”抄家伙!”说完就把我那顶笨兜鍪扣在头上,领先猫着腰向河边抄过去,他们三个赶紧跟在我后面。

我可没那么傻,直接往河边走,先在树林里向西兜了个圈子。快到林子边上时赶紧趴下,草木上的晨霜落了一身。因为出了林子就是渭河滩了,那里除了一些半人高的枯草和几棵树外什么都没有,没法躲藏。抬起头来一看,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河滩上停了有二三十匹马,还有几条狗,狗都用笼头笼着嘴。周获已经落在他们手里了,被捆的像个粽子一样扔在地上,十几个身穿皮衣的羌胡兵正围着一个身穿亮银铠的军官在讯问他。看来我军连续十几天的近距离哨探惹恼了羌胡联军,他们这次派人过来清理我们这些哨探。其他十几个人可能已经在猎狗的带领下到了我们睡觉的地方了。这些家伙时间挑的很好,黎明前是人最松懈和疲惫的时候,如果不是毛三机警我们恐怕早都在睡梦中被人活抓了。

这时只见其余的人带着狗回来报告,那军官微一沉吟挥挥手,旁边的士兵解开了狗的笼头,群狗冲到周获的身上开始撕咬,周获的惨叫声立即响彻了黎明前的夜空。

我旁边的毛三一看嘶吼一声“老周!”就要起身往前冲。我赶紧一把抓住,用力按到在地上,但那群羌胡兵已经发现了,他们把狗的笼头全部解开,呼哨一声,所有的猎狗都开始往这边跑,其余的人也上了战马,跟着狗追了过来。

“跑,往树林里跑!”说完我赶紧起身就回头往里面跑,不论怎么说,跑到河滩上肯定死路一条,到树林里,他们虽然有猎狗但至少还有一点希望。真晦气,倒霉的事情都让我碰到了。

前进没有多远,就可以听见后面人狗喊叫声已经与我们几乎前后脚进了林子,看来这些士兵是下马步行进林子搜索了。

继续前进了一会,回头发现自己后面一个人都没有了,看来大家跑散了。这时候和大哥他们三年爬山攀崖采药的功夫就显出效果了,毕竟羌胡儿生活在西海大漠草原,爬山可不是强项。

到了山坡上,累的我气喘吁吁,听到后面人狗声不很切近,就一屁股坐下,靠在一棵大树背后直喘粗气。还没休息多长时间就听见几声惨叫和狗的撕咬声,听声音好像是毛三和刘大个子。我赶紧爬起来,贴着大树一看,果然是他俩,我这个地方地势比他们高出很多,所以看的比较清楚。他们被猎狗赶上了,后边赶上的羌胡士兵也不急着杀死他,只在旁边看着,互相说笑。

“畜生!”

顿时火上心头,仔细用眼睛一测度,发现虽然和他们的曲线距离比较远,但因为我是在山坡上,直线距离并不算太远,大概也就一百多步,足够放箭的距离了。况且我在太华山中射鸟雀练的射法最适合这种山林环境。一念及此,从背上取下了硬弓,搭上了“羊头”箭(即通常所谓的狼牙箭,适合于破甲,穿透力比较强)。这个比我以前的弓强多了,以前的猎弓是董大哥用桑木做的“单体弓”,现在装备的可是用柘木、筋、角、漆等做成的“合成弓”,“合成弓”的工艺要求高,必须要专业的弓匠师傅才能做,不是董大哥这种业余爱好者可以完成的。制作时间比较长,完称至少需要一年。弓力也大,力开四石,可以远射一百五十步,我也是练了很长时间才能用而不至于弓欺手。同时因为是步弓,尺寸也要大一点,长约五尺三寸,虽然不太适合于丛林作战,但也办法了。

长舒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剧烈的心跳,贴着大树的右侧对着毛三旁边的一个羌胡兵放了一箭,一箭之后不及听他的惨呼声和观察战果,一箭接一箭,不断从背后的箭箙里取出箭矢对着目所能及的羌胡人和猎狗射过去。

等连着射了十七八只箭,胳膊累的都有点酸了,才停下手。只听见山坡下人和狗的惨叫声响成一片,真逊啊!要让阿昌或者高见看见了,肯定笑死了,射中这么多人和狗,竟然没有一个是一箭毙命的。当然风也有影响,不能全怪我。

这一轮急射给进林子搜索的羌胡兵巨大的威慑,除了射中的大约十个人还在地上叫唤外,其他人都赶紧躲起来了,连没有受伤的狗都自觉的停止了吠叫。

我的大概位置他们刚才已经发现了,但要通过林中树枝看到山坡上一个人藏身的具体地方还是不容易的,况且我是以大树为掩护。

双方都在等待,虽然都不明确自己在等什么。一时间在晨晖的照耀下,树叶落尽的树林中,雾气淡淡,鸟儿鸣叫,西北风呼啸,在人狗的叫声中倒有一种别样的宁静。

好像等了很长时间,突然只听得下面传来一声羌语的命令,剩下的羌胡士兵发一声喊,一起朝这个方向奔了过来,这时候就不好射了,不仅因为他们在快速移动,而且有树枝挡着,不好瞄准和射击。

不能继续待这里了,还是老方法,迂回!看样子羌胡士兵基本都进林子搜索了,现在如果回到河滩上或许可以偷匹马逃回去,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我还会又回到河滩。至于褚融,那只有他自己自求多福了,希望刚才那一阵激射可以帮他挡挡追兵,赢得逃跑的时间!

左手提着弓,佝偻着腰沿着山坡中的沟壑,利用土石和树木的掩护,向西急行了几百步,再向北走。眼睛探东探西、草木皆兵的走了一会儿,隐约可以看见河滩了,爬在树林中的干草中前行了一段,张目一看,发现他们的几十匹马都在东面约五百步远的地

《三国云飞扬》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