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小说目录 古代言情小说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全文免费阅读免费阅读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是枯藤新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精彩章节节选: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出了丞相府。 寒霜穿着冷言诺的衣服在屋内逛了几圈,吹灭了灯,歇息了。 冷言诺一袭黑色男装穿过一条条热闹的大街,最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4 06:13:5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是枯藤新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精彩章节节选: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出了丞相府。 寒霜穿着冷言诺的衣服在屋内逛了几圈,吹灭了灯,歇息了。 冷言诺一袭黑色男装穿过一条条热闹的大街,最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免费试读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出了丞相府。

寒霜穿着冷言诺的衣服在屋内逛了几圈,吹灭了灯,歇息了。

冷言诺一袭黑色男装穿过一条条热闹的大街,最后向天慕国京城最大的天香楼而去。

有什么地方收集情报与信息是最快的,不用思考,自然是青楼。

当然,在这之前冷言诺不着声色的去了一家赌庄赢了不会引人注意的不多不少几百两银子。

冷言诺站在天香楼门口,望着那红雕玉漆处处透着妩媚不失大俗的门头,淡然一笑,前世里门庭森严,一生都未踏足过的地方,没曾想穿越了,倒是要见识见识了,冷言诺自失的笑笑,抬脚向内走去。

当然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而且说不定今天真能吃上猪肉。

冷言诺今日特地画了点淡妆,使得眉毛更为细长一些。

如果说女装的冷言诺是灿若星子般的明媚,那男装的她就是宛若黑夜中的一抹温玉又透着弱冠少年的些微稚气。整个人看起来如兰似华,亭亭若立,略微高抬的下巴以及不自觉流露出的眸光,潋滟四射,使得整个人透着一种质成天然的贵气。

而冷言诺衣服装扮也是极为严整的,那些能在青楼里混的,不扮得严实点,稍微一个动作就要露馅。

“公子,看你面生,是第一次来吗?”刚进门,便见一位穿着着薄纱隐约露出雪嫩肌肤的女子搭了上来。

“本公子初来乍到,听闻这天香楼国色天香,美人倾城,怎么就你这等货色。”冷言诺微微压低嗓子,让人听起来就是不过是刚过及冠之年的少年的清朗声音。

正在迎来送往左右逢源的天香楼老板,谨娘听到冷言诺这一句,立马笑脸迎了过来。

“这位公子啊,果真是第一次来,我堂堂天香楼既然敢称天下第一又如何会自砸招牌,今日赶巧了,正好来了新货色,还未开花的呢,公子且去看看。”谨娘是标准的老鸨,不管是装束,外表,神情,笑容,语言,语气,无一不是出色的。

冷言诺定了定神,似乎在犹豫,随即仰头,微带高傲道,“当真?那就带本公子去瞧瞧。”

“保管公子你今晚乐不思蜀。”谨娘边说边朝冷言诺抛着含情夺魂眼儿。

冷言诺满含轻佻之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眸瞬间亮晶灼人,“当真?”

“放心,公子这边请。”谨娘话罢冲大厅里某处眨了下眼睛,便领着冷言诺向后院走去。

很快冷言诺被请进一间高雅的房间。

“公子,你且先歇歇,人马上带来。”谨娘话落,便关了门退了下去。

冷言诺吃着桌上的点心,翘着腿等着,把一个身份尊贵又初入青楼尝鲜的少年扮得是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不一会儿,谨娘果然命人带了一名女子上来。

女子双手捆着,头发覆了半张脸,难以看清样貌,看上去极为虚弱,难以支撑身体,幸得旁边两位仆妇架着才没有倒下去。

这是什么重口味,难不成古代来逛青楼的大多好这口?冷言诺一幅求解释的表情看着谨娘。

“这姑娘不太愿意呢。”谨娘谄笑着,眼眸冲冷言诺放着电,意思就是干这一行哪没有黑路子,公子你懂的。

哎哎,果然青楼藏污纳垢之地,鲜有人知啊这女子指不定又是从哪里拐来的。

“这就是你说的新鲜货,这个鬼样子。”冷言诺抬起手指着那名被两名仆妇架着的女子极是不满,微微生怒,语气不善道,“怎么,是怕本公子没钱么?”冷言诺言罢伸手从怀中拿出刚才在赌场里赢来的银票砸向谨娘。

仍得是票票满天飞豪气干云,不差钱,可是心里那个滴血呀,这可是本姑NaiNai的全部家当啊。

谨娘措不及防的被银票砸了个严实,对着两名仆妇看了眼,眼底神色莫名,突上前讨好的笑道,“哎呀公子,你看呀,先熄怒,是不是绝色,你看看不就知道了。”谨娘话落,便伸手去掳开被捆女子的头发。

冷言诺心思紧了紧,心下莫名不安,青楼老鸨不是应该最先去捡钱吗。

冷言诺心思刚起,便精晰的感觉到屋外忽然而至浅浅呼息之声,看样子不少四十人,而其中似乎还有一道轻得几若不闻的气息,与此同时,感觉到对面那虚弱女子投过来的莫名眼光,带着凌厉探究,其至还有,不屑。

呵呵,有意思。

“哎哎哎,打住,是嫌本公子银子不够是吧,几百两还看不上?”冷言诺愤怒的对着谨娘吼着。

谨娘听得这一句,这才看向地上银票,心思一凝,连忙讨好的去捡地上的银票,“瞧公子说的,这不是想要先让公子满意么。”

谨娘把银票收好后谄媚的冲冷言诺笑着,面色似乎松了下,随即略带试探道,“既然公子看不上,那我再换一个来。”

“等等,就她吧,试试吧。”冷言诺话落,明显的感觉到屋内所有气息瞬间凝滞。

而对面那虚弱的女子朝自己莫名的看了眼。

“蠢货。”那虚弱的女子似乎极轻的吐了两个字出来,不是似乎,是确实。

随即关着的房门打开。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无忧公子,要想留下你还当真是不易啊。看来这位姑娘对你来说当真极为重要。”声音低沉润耳,像是晚间拂过海棠的Chun风,迷丽华美而厚重。

随着话声,月光下一名身着紫色锦袍的男子走了走来,衣裳与其人一样,用五色金钱绣织着片片花奔,整个装束奢侈而精贵,随着脚步浮动的的衣角,处处透着一股厚重的味道,是檀木香。

一名男子,一名年约二十一二的男子,一名长得很美很华丽丽的男子竟然用檀木香,他信佛,看这样子不像。

鼻若悬胆,唇若涂朱,眼眸透着魅惑,眉目深重迷人,浑身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看上去温和,可是那月色下微转的眼眸,让人似乎看到血腥弥漫的沉淀。

冷言诺微微刹神过后,往身后椅子上从容一座,抬起一根手指好笑的看着自己,“无忧公子?阁下是说我吗?”

《妃你不可:毒王的金牌宠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