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豪门婚宠彪悍娇妻 蕾丝 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H文

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

豪门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是花痴女王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欧菲,冷夜,书中主要讲述了:门外的沈爱芬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沉,立即敲响了房门。沈爱芬站在门外好几分钟了。小阁楼的膈应效果很差,刚才房间里的对话,在门外的她都

塔读文学|更新:2019-08-13 14:07: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是花痴女王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欧菲,冷夜,书中主要讲述了:门外的沈爱芬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沉,立即敲响了房门。沈爱芬站在门外好几分钟了。小阁楼的膈应效果很差,刚才房间里的对话,在门外的她都

《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免费试读

门外的沈爱芬听到这个声音,心里一沉,立即敲响了房门。

沈爱芬站在门外好几分钟了。

小阁楼的膈应效果很差,刚才房间里的对话,在门外的她都听见了。

当她听到房间里的两人还没有发生关系时,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那表示自己的女儿更有机会了。

所以在听到里面两人发出点火前的预警声时,就赶紧不怕死的敲门。

“谁?”冷厉肃寒的声音。

虽然隔着门,沈爱芬都能感受那传出来得恶寒,冻的她浑身都起了一层冷鸡皮疙瘩。

牙齿打结了两下,才让她自己的声音听得无常些:“冷少,是我,我来告诉你和菲菲,楼下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和菲菲可以到楼下去休息了。这里的床太小,担心你会躺不习惯。”

兴致被打断,床也确实太小。

冷夜魅这才从小女孩的身上移开,嫌弃的命令:“赶紧给我换衣服。”

“我——”

“想我亲自给你换!”男人粗暴的打断了小女孩让他离开的请求。

小女孩怔了一下,只得退而求其次的请求:“那你转过身好不好?”

“好。”

温欧菲没想到这一下冷夜魅这么好说话,答应后还主动的转过身去。

心里的防线微微放松。

没办法,也只能先这样换了。

温欧菲在冷夜魅转过身后就去小衣柜里取出自己的衣服,开始脱身上的湿衣服。

刚脱下,后面突然一双修长手臂抱住了她。

“啊?!”

惊叫一声转头,黑葡萄般眼睛对上那双灼热的双眸。

说好的转过身的,什么时候转回来啦?

就说嘛,相信男人的那张嘴,不如相信世界上有鬼

男人冲小女孩光洁的颈窝里喷着热气,声音微哑的说:“既然不习惯,那就先试着习惯。”

小女孩脸又绯红了。

这张小脸怎么这么喜欢红呢?冷夜魅真是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脖子微微前倾,大脸贴着小脸轻轻的摩擦着。

小女孩的身体又是一阵无法控制的酥麻,酸酸涩涩的,呼吸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急促。

“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更急促。

沈爱芬边急促的敲门边故意问:“菲菲,怎么啦?我听到你在里面惊叫着,你没事吧?”

听到声音,温欧菲窘羞的赶紧从男人怀里逃了出去,快速的穿上衣服。

“妈妈,我没事。”温欧菲打开房门。

沈爱芬的眼睛没有看温欧菲,而是下意识的扫了一下床。

看到床上并没有染红,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

视线再偷偷的扫过冷夜魅,看到那个帝王般的男人,脸色黑沉又可怕,鹰眼里冒出寒光。她吓得脖子缩了缩,装作没有发现。

冷夜魅凌冽的视线射向沈爱芬的脸。他早已经看出这个女人是故意打扰他们的好事的,只是并没有猜出她的动机而已。

不过,他也没有戳穿。

刚才在楼下看到自己小太太因为她这个继母假惺惺露出一点母爱就眼睛一亮的样子,他很是心疼。

很早父母双亡的他也很贪恋父母的爱,将心比心,所以就算明知道这个女人不怀好意,却还是先纵容着,只是给她眼神上严厉的警告。

沈爱芬自然收到这份警告,她小心翼翼跟温欧菲说:“菲菲,妈妈上楼来给你搬东西。”

“不用,就是衣柜里几件衣服,还有那一小木箱我妈妈留下的遗物。”

“那我先帮你把你妈妈的遗物拿到楼下去吧。”

沈爱芬说着假装体贴的要过去抱那个小木箱。

“不要。”温欧菲可不想亲生妈妈的东西被狠心的继母碰脏了呢,大叫了一声,赶紧冲过去抢下那个小木箱。

“咚!”

小木箱在两人的抢夺中,不小心掉下了地。

年久的小木箱一掉下地,立即分开了两半,里面的东西一咕噜掉了出来。

其中有一本就是相册。

刘彻刚好上楼,看到这个情景,立即冲了过去,拿起相册放进木箱里。

又担心自己的行为露出端倪,更担心那本相册会引起冷夜魅的注意,就把其他的一些零碎的东西捧起来往木箱里面放,遮住那本相册。

放好后,才站起来恭敬的对温欧菲说:“少奶奶,箱子坏了,我去找人给你修理一下。”

“嗯,好。”温欧菲感激的点点头,强调说:“麻烦你小心点,那里面都是我妈妈留给我的遗物,千万别弄丢了。”

“少奶奶放心,我会亲自监督他们把木箱修理好。”

刘彻郑重其事答应后才端着小木箱离开。

“等一下,”温欧菲突然叫住了她,从床头取出一个陈旧的相框:“把这个先放进去,免得丢了”

转过头来的刘彻看到温欧菲手里的旧相框,心里大叫不好。

赶紧接手。

有一只修长大手已经早他一步抢过旧相框。

刘彻的脑里立即“轰”的一声崩塌,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

冷夜魅抓住相框的手缩紧,盯着相框的鹰眸开始猩红,额头冒着冷汗——

刘彻见状,赶紧的拎起沈爱芬,走出房间,扔给保镖:“把她带到楼下去。”

然后伸头朝楼下,声线尽量保持平稳:“白医生,上来一下。”

白一鸣和刘彻都是从小陪着冷夜魅一起长大的人,三人之间形成了铁腕般的默契。

听到刘彻的叫声后,就知道楼上意外情况发生了。

他赶紧上楼,并指示几个保镖守住楼梯口,不准所有人上楼。

阁楼里,冷夜魅看着手里那张年轻母亲抱着一个婴儿的照片,就觉得有一束闪光直接劈进了他的脑子,他的脑子开始混乱,头也越来越痛。冒着冷汗,眼睛变得猩红。

在旁边的温欧菲吓得不轻。

虽然已经两次看过冷夜魅发病,可因为那发病的样子就如发威的狮子,太可怕了。

她站在旁边小腿儿发软,脑子一片空白。

白一鸣一进房间,就马上吩咐温欧菲:“嫂子,快,咬破你自己的嘴唇去吻冷少。”

温欧菲没有动,因为腿软,也因为脑子放空,接受不进别人的话。

《豪门宠婚:香妻太诱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