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窃唐》大唐最牛王爷 BG文 窃唐精彩内容

窃唐

历史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窃唐》是营候鼓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栋,陆柔,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才陆离儿还信誓旦旦说,问过李栋的生辰八字了,不知奴仆转交一方什么样的手帕,使他立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眼又命人把李栋拖到午门问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1 06:20: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窃唐》是营候鼓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栋,陆柔,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才陆离儿还信誓旦旦说,问过李栋的生辰八字了,不知奴仆转交一方什么样的手帕,使他立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眼又命人把李栋拖到午门问

《窃唐》免费试读

刚才陆离儿还信誓旦旦说,问过李栋的生辰八字了,不知奴仆转交一方什么样的手帕,使他立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转眼又命人把李栋拖到午门问斩。

酒要一口一口的喝,路要一步一步的迈,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陆离儿这一步迈得确实大,席间诸位都觉得裆间一紧无比痛疼。

陆离为了自已的颜面,暗示已将陆柔许配给李栋,众人觉得这是一碗干饭加一份炒白菘等于一笼包子的感觉,多少还理解得了。要将准女婿推到午门问斩,那就变成将魑魅魍魉和耄耋进行饕餮,再籴粜謦欬氍毹,即可得到趑趄葳蕤和呶呶的节奏了。一点也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陆离儿是章丘明府,向来说一不二,谁敢在他大怒之下强逆其鳞?嫌小命活得太长了?

县丞与李栋的父亲李浑走得近,见此时再不出手拉他一把,李浑那个老儿就得断子绝孙了,便在李栋即将被拉出衙门时,大喝一声:“且慢,我有话说。”

武侯立刻止住脚步,李栋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心里也是一喜。

谁知陆离儿根本不给县丞说话的机会,大手一挥斩钉截铁命令道:“速度与我拉了出去,午时问斩!”

如狼似虎的武侯立即又把李栋拎出衙门,转眼消失不见了。

李栋等一行人刚刚走出门外,这边陆离儿却得意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被笑得莫明其妙一头雾水,却没人抖胆敢吱哪怕一句话。

陆离儿笑了一会儿,止住笑声对众人风趣地问道:“刚才诸位是不是都以为本府动了盛怒,要将李栋推出问斩?”

众人越加摸不着头脑了,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眼里带着小圈圈。陆离儿这是气糊涂了还是胡弄玄虚,吓唬李栋来着?

陆离儿又道:“刚才陆柔托人传来一方手帕,我读来与在坐诸位听上一听。你们自见分晓了。”

原来那方手帕是陆柔传过来的,上面写着几句话:李栋昨晚讲述了一件骇人听闻吓人要死的鬼故事,请父亲大人假意将其推出午门问斩,也吓唬他一程,为女儿出胸间一口恶气。绑女儿到李家宅院的绝非李栋所为,乃是一方妖僧为之。据悉近期知世朗仍有攻打章丘之嫌,望父亲大人及早备战。柔儿敬上。

听完手帕上面的字句,众人又是一惊。县丞忙起身离座赞说:“令千金才思敏捷,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

县尉不甘示弱啊,阿谀奉承道:“一个小小娘子将**一席老怪物玩弄股掌之间,我等被耍得几乎团团转找不到北了。明府生养出这样才情的女儿来,真羞煞在下也。”

席间其他人等也都随声附合纷纷赞叹陆柔心机之深,不输于任何人,实在是章丘一大奇女子。

这一番话陆离儿听起来还是十分受用的,得意地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吩咐一名府兵手持令牌,在刽子手举刀之前,务必阻挡下来,万万不可使李栋遭受任何大意的闪失。

府兵窃笑不止,接过令牌急匆匆赶往法场,准备在李栋吓得屁滚尿流之际,把他从死神手里抢过来。

李栋被推出问斩,县尉听了很是高兴,这会儿又要把他从生死线往回拽,便有些不满意了。他因被陆离儿一番痛骂而斯文扫地,脆弱的小心脏不堪强烈的打击,便把陆离儿玩弄律法这一笔帐暗暗记在心里,准备将来好对他反戈一击。

法场上李栋被结结实实绑成一粒端午节的肉粽子,法场外围观的普通贫民神情激昂:“没天理!昨天还拼死拼活在阵前杀敌保护城池不被攻破,今天就把人绑到法场杀头掉脑袋!”“陆离儿那个狗贼,过河拆桥鸟尽弓藏,不是什么好东西。”

众人叫嚷的声音乱糟糟一片,没人注意到有四名身穿灰色僧袍的壮年和尚,正在慢慢向前挤,离李栋越来越近了。

李栋垂着头始终弄不明白,陆柔从头到尾唱的是哪出戏。好端端的一个温柔脾气,忽然间神情大变,冷漠得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陆离儿也奇奇怪怪神神经经的,说话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让人摸不着头脑。

要是因为拯救杜伏威等人而被砍头,为兄弟而死还有一丝义气可存,死也值得了。现在倒好了,成了那几名不明身份的僧人的替死鬼,想想心里都窝着一股无名邪火。死不瞑目哇!死了会不会穿回当代去?

奇怪的是父亲大人李浑到现在也没来法场来看望自已一眼,自已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为什么他听了陆柔的一番耳语以后,便对自已不再正看一眼?他们商量了些什么东西?老头子也入了迷了?

时间流逝,午时三刻到来,刽子手端一碗酒喂给李栋,这是临刑前的上路酒,之后便要人头落地了。李栋苦笑一下,把那碗酒喝到嘴里却不咽下去,准备在关键时候,急转过去喷射刽子手眼睛,使他双眼辣得不能睁开,趁机逃掉。先保住小命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后再把一切疑问弄个水落石出,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穿越一次就白白浪费了。

执刑官看天色已过午时三刻,立即拿出法票拖长声音高声喝道:“开——刀——问——斩!”

那名府兵忙举起令牌,可惜他话还没有出口,李栋还没来得及扭头喷射酒箭,人群之中蓦然探出一条细细的绳索,绳索尽头是一个圆形套,不偏不斜,恰好套在李栋脖颈间。

李栋只觉脖子间倏然一凉,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身体便腾空飞起。那绳索的劲道十分强劲,李栋的身体犹如一颗流星匆然划过天空,坠入人群之外。

外面有几匹快马早着准备在那时,拾起李栋的身体往马鞍上一搭,撒马扬鞭一溜烟儿冲出人群,消失得无影无踪。

刑场上一众人等莫不惊慌失措。最为吃惊的莫过于刽子手和执刑官,眼睁睁坐等不明身份的人把犯人劫走,这下吃罪可是不小。其次便是带着陆离儿令牌来的小府兵了,临走前一再叮嘱万万不可使李栋遭受一点闪失,现在何止是闪失啊,简直就是了飞逝仙逝了。

围观的普通百姓却鼓掌大笑大叫起来:“苍天在上,黄天有眼,没有让英雄蒙难,真是大快人心。”

李栋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像腾云驾雾一样要飞了起来,与穿越时的感觉非常相同。迷迷糊糊感觉到那口酒没有喷射出去,脖子间便是一凉,那刀肯定是砍将下来,一条小命就此交待了。

几匹快马速度不减,冲破城门斥侯的阻拦,直奔城外,穿山越岭一路向南疾驰而去,一直赶到一座大庙间才停止下来。

《窃唐》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