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极致温柔是无题》 YD 极致温柔是无题YAOI

极致温柔是无题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王启,秦雪鸥的小说是《极致温柔是无题》,它的作者是阑雨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家人坐上一条小船,朝着核心景区大榕树驶去。 秦雪鸥坐在靠窗的一边,小溪坐在中间,王启坐在靠过道,一家人都按照景区的要求穿上了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9 16:07: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王启,秦雪鸥的小说是《极致温柔是无题》,它的作者是阑雨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家人坐上一条小船,朝着核心景区大榕树驶去。 秦雪鸥坐在靠窗的一边,小溪坐在中间,王启坐在靠过道,一家人都按照景区的要求穿上了救

《极致温柔是无题》免费试读

一家人坐上一条小船,朝着核心景区大榕树驶去。

秦雪鸥坐在靠窗的一边,小溪坐在中间,王启坐在靠过道,一家人都按照景区的要求穿上了救生背心。

一路上,小溪缠着王启让他继续读那篇《鸟的天堂》,可是昨天那一顿折腾,打印稿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秦雪鸥打开手机搜索出了那篇文章,把王小溪放到了自己身上,让小溪能更清楚地看到窗外的大榕树。

秦雪鸥轻轻地读着:“我们陆续跳上一只船。一个朋友解开了绳,拿起竹竿一拨,船缓缓地动了,向河中心移去。河面很宽,白茫茫的水上没有一点波浪。船平静地在水面移动。三支桨有规律地在水里划,那声音就像一支乐曲。在一个地方,河面变窄了。一簇簇树叶伸到水面上。树叶真绿得可爱。那是许多株茂盛的榕树,看不出主干在什么地方。当我说许多株榕树的时候,朋友们马上纠正我的错误。一个朋友说那里只有一株榕树,另一个朋友说是两株。我见过不少榕树,这样大的还是第一次看见……”

读到这儿,小溪插嘴了:“妈妈,这棵榕树是挺大的,像一座小岛。可是,为什么是‘鸟的天堂’呢?”

秦雪鸥被小溪的聪明惊到了,她连忙把手机收起来,对小溪说:“对啊,为什么是鸟的天堂呢?我们仔细看看,晚点再读好不好?”

小溪乖巧地点点头,好奇心让这个六岁的孩子继续睁大的眼睛,朝着窗外看去。

这个时候,船已经渐渐靠近榕树了。的确如老舍先生所描写的那样,真是一株大树!大片大片的叶掩映着河水,越发郁郁葱葱。船从树荫下驶过,可以看见树枝盘根错节。树枝上垂下来的树根又伸进了泥土里。

“妈妈,我看见了,书上有鸟。你看,那只鸟好大哦!”小溪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大声喊道。

王启也把脸凑了过来,对小溪说:“小溪,在哪里,哪里有鸟?”

“爸爸,你看。”小溪指着船右侧的树干处,“就在那里,好大一只鸟。黑色的,你看见了吗?”

“哦,是那里呀,是挺大的。黑色的,我看见了。”王启附和道,“远处好像还有,别的颜色的。”

“对呀对呀,小溪你看”秦雪鸥说,“那边好多鸟,大的小的都有诶!”

王小溪瘪瘪嘴,说:“要是有望远镜就好了。真的好多鸟哦。就因为有这么多鸟,所以才叫‘鸟的天堂’吗?为什么它们都不飞呢?”

果然孩子的脑袋运转速度就是快,从一个问题马上就跳到了另一个问题。于是,四十多分钟的水路,有了小溪的叽叽喳喳提问一点儿都不寂寞。秦雪鸥和王启对着榕树和鸟儿指指点点,也是其乐融融。

随着船的返程,一家人回到了岸上。王启被路边的指示牌所吸引“观鸟阁”下面还有小小的一行字“高倍望远镜配上绝佳观鸟地点,让您流连忘返”。王启马上叫回了已经走出很远的秦雪鸥母女。

“雪鸥,小溪。我们上那边去,那边有好玩的。”他为了给女儿一个惊喜,特意卖了个关子。

走了十几分钟,一家人来到了一栋四层楼高的房子跟前,房子大门口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观鸟阁”。小溪气喘吁吁地跟着父母爬上了四楼,一到四楼就大叫出声:“哇哇,大榕树诶,上面飞着好多鸟。”

王启看着兴奋的小溪,轻轻地在女儿耳边说:“小溪,你看玻璃旁边那个架子上是什么?”

小溪转脸,注意力马上被落地玻璃窗旁边竖着的铁柱子似的家伙吸引了。她跑过去,绕着那根“铁柱子”转了半天。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呀?”

王启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投进了“铁柱子”下方的架子上的投币孔里。调整着“铁柱子”的角度,对小溪说:“小溪,你把眼睛凑到这里看看。”

小溪连忙凑了过去,踮起脚尖,朝着铁柱子一头的小孔看过去。

落地玻璃旁立着的就是高倍望远镜,此时透过望远镜的镜片和镜筒,小溪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大榕树的叶子,树枝间栖息着,或是树枝之间跳来跳去,或是树上的天空自由飞翔的鸟儿。大的、小的、灰的、白的……这一片景象惊得小溪闭上了一直呱噪的嘴,傻傻地盯着看。

“小溪,你看到了什么?看到鸟了吗?”秦雪鸥见女儿半天没出声,好奇地凑过去问。

“妈妈,好多鸟,嘘,小点声,别吓着它们了。”小溪偏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睛还是舍不得离开镜筒。

不一会,只听见望远镜“咔”的一声,小溪眼前变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小溪的眼睛离开望远镜,对王启说:爸爸,你还有硬币吗?我还想看。

王启温柔地拉起小溪的手说,我们去那边看。就带着小溪来到了落地玻璃另外一侧的望远镜跟前。

秦雪鸥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远处那一座由榕树构成的河中小岛,看着“小岛”上自由飞翔的鸟儿。她的心里已经明白了“鸟的天堂”的含义。那是一片鸟儿自由生活的热土,有适合的气温、湿度,让大榕树蓬勃生长。而蓬勃生长的大榕树就成了鸟儿们生活、栖息和繁衍的热土。

婚姻和家庭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男人和女人因为爱而结合,用心血建造了一个家。再用点点滴滴的宽容、慈悲、理解和支持慢慢地营造一个适合每个人生活的温度、湿度,才能让家里的每个人生活得越来越自由和快乐……

然而,这样的“经营”又是何等的艰难,每一次的任性、指责,疏离都是慢慢抽掉这个家庭养分的举动。只顾自己的感受,忽略了理解和包容,长此以往,定然就会打破平衡影响家庭的根基。于是,才会让一个又一个“乔南”成为了压倒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一刻,在秦雪鸥极目远眺着大榕树和余光看着摆弄望远镜的丈夫和女儿的同时。她突然就开始不那么仇恨介入自己家庭的乔南。她只是一个在不合适的时间,在王启生命中出现的一个女人而已。

《极致温柔是无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