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蒿里情》精彩内容 武侠小说 蒿里情精彩试读百度云

蒿里情

武侠连载中

追风小子儿新书《蒿里情》由追风小子儿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叶明,谢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说到此处,叶明挺直身子,慢慢走到吊桥边,垂首向暗河看去。隐约间,他仿佛看见暗河边上,有几条圆木般粗细的巨蛇。此刻,巨蛇正一动不动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2 06:0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追风小子儿新书《蒿里情》由追风小子儿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叶明,谢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说到此处,叶明挺直身子,慢慢走到吊桥边,垂首向暗河看去。隐约间,他仿佛看见暗河边上,有几条圆木般粗细的巨蛇。此刻,巨蛇正一动不动

《蒿里情》免费试读

说到此处,叶明挺直身子,慢慢走到吊桥边,垂首向暗河看去。隐约间,他仿佛看见暗河边上,有几条圆木般粗细的巨蛇。此刻,巨蛇正一动不动的卧在那里。叶明心中一惊,恐慌之下,却又不禁暗自庆幸。倘若不是这些巨蛇一入冬便蛰伏起来,还不知要再生出什么事端来。再看这险峻的地势,若非经过这吊桥,是万万到不得对岸的。叶明正暗自思索,忽闻得身后大野智咳嗽两声,继而沉吟道:“兄弟,你过来,我指给你看!”

叶明闻声,慢慢回过头来,见大野智已然脱下破旧的鞋子,垫在屁股下面。此刻,他手里拿了块颇为光滑的小石子,正向叶明招手。叶明缓步走到他身畔,道:“大野兄,你教我看什么?”大野智呵呵一笑,道:“你蹲下身子,借着对岸的灯火,看看,这自桥边往里的前六段圆木,像什么?!”叶明蹲下身子,自吊桥边最靠近自己的圆木看起,望着远近六段圆木。他来回看了七八遍,却并未发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大野智抬起食指,摇晃着指了指叶明,摇头叹气,道:“你小子,真是太也笨了!若不是我来了此处,你怕是再难从此处出去了!你且从这里看过去,迎着对岸的灯火,当真没看出来吗?!”叶明摇了摇头,道:“大野兄,你且直说罢!”大野智道:“你看,这六根木头,被这灯光一照,是不是有几根像是自中间断开的?”叶明闻言,再看一看,点了点头。

大野智长出了一口气,继续道:“兄弟,那你,有没有发现,这吊桥是每隔六根木头,便用粗麻绳拴一个扣儿?!也就是说,你踩了这六根木头中的无论哪一根,不论是生是死,结果都是一样的?!”叶明闻言,又点了点头。大野智道:“那你说,这六根木头,到底像什么?!”

叶明皱眉思索片刻,蓦地一惊,道:“莫不是如同那六十四卦中,每一卦的六爻一般?!”大野智闻言,叹息道:“哎!我说!你怎的比猪……”他气呼呼的,忽然觉得自己似是说错了什么,改口道:“你!比我笨得多了!当年,我记这六十四卦,便只用了两个时辰,师父还嫌我愚笨,记得慢。看你这资质,师父无论如何是不会收你这般徒弟了!”

大野智说着,摇晃着站起身来,来回看了看,大笑道:“兄弟,这卫老鬼,对你可是着实不薄啊!他看你初出茅庐,竟然只摆了几个如此简单的卦象!你看看,离咱们最近的,到底是个什么卦象?!”叶明皱眉,抬眼向那六根木头看去。灯影绰约之下,由远及近,除却第一根与第四根中间一片黑影,是断开的。其余四根横木,却都是连在一起的。叶明见状,皱眉喃喃道:“这个,该当是六十四卦中的‘兑’卦!”大野智笑道:“你再往前看去,看看这些卦象,你可都认得吗?!”叶明依次看去,见第二个,便是与前一卦正好相反。期间,唯有第一根与第四根是连在一起的,其余四根,皆是断开的。此卦,正是个“艮”卦。

叶明依次看去,往后依次是“离”“坎”“巽”“震”“坤”“乾”六卦。再往后,便又是一个轮回,直来回排列了四次,绵亘到了吊桥的尽头。这八个卦象,虽说每卦六爻,排列的,是六十四卦中的八个卦象。但是,这八个卦象,毕竟如先天八卦般简易。直到此时,叶明方才明白,大野智说卫老鬼待他不薄的意思。

大野智慢慢穿上鞋,起身走到叶明边上,沉吟道:“兄弟,你且记住!但凡奇门遁甲,多离不开卦象变数的支撑。今日,你既能识得这最简易的卦象排列,它日,便也能破得各式机关。奇门遁甲,便如同这武学修行,不仅要多练,还需多想。要诸式演变,融会贯通,最后一以贯之。倘非如此,便永远也成不了真正的高手!”

大野智说罢,轻叹一声,转过身子背向叶明,开始在地上捡拾起一颗颗细碎的小石子。叶明思索着大野智的话,看着他肥硕的背影,竟蓦地生出一股似曾相识的亲近之感。他正皱眉思索间,忽闻得洞顶传来阵阵沉闷的撞击声。紧接着,便又是一阵摇晃,洞顶似要坍塌一般。

大野智见状,呵呵笑道:“这卫老鬼,催咱们呢?!来来来,你靠边,教为兄看看,咱们该踩他哪一卦!”大野智说罢,将一手小石子信手一抛,低头喃喃道:“上‘天’下‘离’,果真是个‘同人’之卦!‘同人’主渡,大吉!我知道了!‘乾’为天,‘坤’为地,‘离’为火,‘震’为雷,‘巽’为风,‘兑’为泽,‘艮’为山,‘坎’为水!遇水得渡!这卫老鬼,教咱们踏的,便是那四个‘坎’卦!”

大野智言罢,又捡了块稍大点的石头,往那桥中一个作‘坎’卦模样的圆木上扔去。石头接触原木,只闻得铿的一声,桥身虽稍作动摇,但绳结牢靠,毫无异样。方适时时,洞顶已然有阵阵水滴洒下,且愈来愈大。这洞顶,便似是下起了细雨一般。叶明见状,扶着大野智宽厚的肩膀,又欲拉起谢昶向桥上跳去。

谢昶见状,向叶明点点头,沉声道:“教在下先为两位探探路罢!也算报二位传信之恩!倘若在下未能出去,便拜托二位了!”言罢,谢昶纵跃而起,双脚随即踏上了吊桥。果然,吊桥只是左右晃了晃,并无异样。他身法极快,行进如风,一瞬间,便是四个纵跃,稳稳踏上对岸。

叶明扶着大野智,几乎是踏着谢昶踏过圆木的脚印,纵跃到了对岸。三人踏上对岸,脚步不停,伴着两侧渐趋靠拢的岩壁,径直掠入对岸的通道之中。甫一进入通道,伴着阵铁索的摩擦声,身后的岩壁便已然轰隆隆合上。刹那间,灯火亦是全然熄灭,通往前方的道路,也被彻底堵死。四处均是冰冷的岩壁,三人被关在个两丈见方的密闭空间中。叶明见状,鼓动内力,挥掌向岩壁上打去。掌力所至,只闻得阵阵轰鸣作响,石屑纷飞,岩壁却是纹丝不动。

大野智见状,将鞋子脱下,往地上一座,喘息道:“哎!我说兄弟!咱在这里面,可是转了这大半日,你还有气力跟这石头过不去啊?来,来!过来吃饼!”说罢,大野智自怀中掏出水囊和布袋,拿出干粮递与二人。叶明接到手中,方知是自己先前与萧琳自平城出发时贮备的。这饼本已教他丢在了草原上,只是没成想,此刻却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叶明将饼握在手中,不禁叹息一声。大野智闻声,似是看穿了叶明的想法。他叹了口气,喃喃道:“兄弟,这并本来便是你的,眼下自然又回到了你手中。这世间万物,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倘若不是你的,再去强求,也是徒劳。莫不如想开些个,好生勉力做,剩下的,便交由天命罢!”叶明闻言,禁不住深深皱眉,却是没有说话。

叶明喝了些水,又吃了一块干饼,便倚墙坐住,兀自皱眉思索。大野智喝了些水,又一边嘎嘣嘎嘣啃着干粮,一边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此刻,叶明心中牵念着萧琳,又幽闭在这冰冷阴暗的空间,本已十分烦躁。但他听见大野智吃饼这响动,却又不禁想笑。

大野智吃完,又咕嘟咕嘟喝了一阵儿水,用破旧的衣袖抹了抹嘴,道:“快了,要开始了!咱们,且好生倚住墙!”话音刚落,便闻得四周响起一片水声,整个密闭的空间,也似是教水流裹住一般,四壁冰凉一片。伴着阵底部爆出的巨响,这空间竟蓦地动了,四人上下颠簸,似是教汹涌的水流向上冲去。这四下岩壁虽是坚硬,但在这强劲水流的激荡下,咯咯作响,似是随时便会粉碎一般。三人紧靠着岩壁,屏住呼吸,心下骇异,不敢稍作声响。

在水潮的推动下,这密闭的空间便似一个石头箱子,教水流冲得翻滚着斜斜的一路向上。这空间之内,密不透风,在三人呼吸渐趋困难之际,水潮渐渐退却,岩壁再度打开了。旋即,一阵明亮的灯火投射了进来。叶明晃了晃眩晕的脑袋,扶着岩壁,慢慢走将出来。他以手挡光,皱眉四下看去,见这两丈见方的空间,实际上却是个外面包着层坚实铁皮的大号箱子。箱子底部,尚且残留着些许水渍。此刻,这不知重愈几何的铁皮家伙,已然教水流送到了一个广阔空间的正中央。叶明见状,不禁皱眉,心下暗叹这水潮的巨大力量。

大野智浑身发颤,咳嗽着爬将出来,一屁股坐到满是碎石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显是狼狈已极,喘息一阵儿,扯着嗓子,尖声道:“我说……我说……我说卫老爷子!差不多……差不多得了啊!咱兄弟,也没什么地方得罪您老人家罢?!咱兄弟,不就是要见见弟媳嘛,你让他见见得了!”

大野智一语说罢,便是寂静。这灯火辉映,一半明亮,一半黑暗且甚是宽广的空间内,此刻正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这偌大的空间,除却那灯火照亮的区域,其它地方,便是一片似已凝固的黑暗。这股黑暗,好似亘古以来,便是如此一般。此时,那婴儿模样的灯身,正裂开嘴,阴惨惨的笑着,仿佛时刻便会自那岩壁上爬将下来一般。

自进来时,叶明便一直盯着那诡异的灯身看。不知怎的,他虽觉这灯身阴憎可怖,却又好似十分熟悉,只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叶明正皱眉思索,忽闻得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蒿里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