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夫田妇》穿越重生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小攻 农夫田妇傲娇受

农夫田妇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夫田妇》的小说,是作者乐德音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杨甫不是不知道钦差大人想借此事给他立威撑门面,顺便将修庙之事公布于众,恩威并施,这都是官场上教科书级别的套路了。 他只是不明白,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2 00:31: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农夫田妇》的小说,是作者乐德音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杨甫不是不知道钦差大人想借此事给他立威撑门面,顺便将修庙之事公布于众,恩威并施,这都是官场上教科书级别的套路了。 他只是不明白,

《农夫田妇》免费试读

杨甫不是不知道钦差大人想借此事给他立威撑门面,顺便将修庙之事公布于众,恩威并施,这都是官场上教科书级别的套路了。

他只是不明白,郭仪越俎代庖替李大人审案,李大人真心不恼?

杨甫眼皮一跳,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青源地区尤甚。

然李大人上任以来,整顿吏治肃清陋习,铁血手腕怀柔政策,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青源上下如铁桶一般,油泼不进水泼不浸,百姓们亦视他如父母青天,可见此人城府极深。

这案子说小也小,不过是向家父子间的龌龊;说大也大...

百姓们当个茶余饭后的闲话,富户乡绅们却是要寻着苗头站队的。

一抬眼,冷不丁瞥见李康华依然是那副谦和恭逊的模样,杨甫对这位县令大人的敬畏之情又高了一个层级。

他唰的埋下头,幸亏年底就要卸任了,钦差一来,青源恐怕要变天啊...

天宝洞的陈酿果然名不虚传,郭仪起身晃了两下,咧嘴笑道:“本官失仪...稍歇片刻,再审不迟。”

杨甫忙不迭的喊人上茶,又送郭仪等人进屋休息。

李康华毕竟上了年纪,几杯酒下肚也晕晕乎乎的。不过他不肯同郭仪共用一炕,便坐在堂屋的主位上眯了一小会儿。

武将好酒,李潜没喝过瘾,本想打发人叫颜傅过来陪他喝,复又一想(颜傅)待会儿还要过堂,只好作罢。

******

“钦差大人到——!”

随着差人嘹亮的嗓音一里一里的传遍祠堂的各个角落,兆筱钰的耳边终于清静了。

就在刚才,人们的议论声不亚于几百万只黄蜂,嗡嗡的兆筱钰头昏脑胀。

郭仪身着官服头顶乌沙,大步昂扬的走了进来。

除了随行的各级官员,所有的村民都跪在地上,包括颜傅和兆筱钰——钦差代表着皇上,不跪就是藐视天威,别说平头百姓,就是有品级的官员,不跪也可当场斩杀。

郭仪眼底的轻蔑一闪而逝,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上,李康华等人也在他下手按级就座。

“起吧。”郭仪唱着标准的官腔,似在力证自己的(官威)不凡。

颜傅扶起兆筱钰的同时飞速扫了一眼郭仪,对此人的品性有了大致的判断。

“本官奉命南巡,皇恩浩荡,圣上特派本官和青檀道长在青源山选址修建仙娘庙,供奉香火......”郭仪摆开长篇大论的架势,可惜众人都低着脑袋不敢看他,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郭仪却自顾自的说的痛快,最后演讲变成了训话。

“……不为了你们自己,为了子孙后代也应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大概说了半个时辰,郭仪才发现跪在天井中的向梁一家。

“下跪,何人呐?”

郭仪打了个酒嗝,他毫不掩饰的用手扇了扇难闻的气味,目光一直在向梁身上打转。

“草民向梁。”

“就是你杀人夺妻,谋害养子养媳?”

向梁立刻匍匐在地,凄厉哭嚎:“冤枉啊大人!!大人明鉴,草民是冤枉的!”

“哦?”郭仪最是享受这种决定人生死的时刻,他似笑非笑地挑挑眉,“有何证据?”

“大人,当初草民见向福母子二人可怜,草民家中亦有嗷嗷待哺的幼子,故而将他们领回家中。草民怕外人欺负那孩子,不惜与舅兄反目,这才将他上了族谱,此事族中长辈都能作证。至于赵氏难产,绝对不是草民蓄意谋害!是她体虚自己昏倒在地,草民一家都能作证!至于草民私心想撵走赵氏...”

向梁‘悲愤欲绝’地仰天四十五度角,“草民,草民自幼失怙,实在是不忍长辈们因我受辱啊!呜呜呜呜...”说到动情处,向梁掩面大哭。

简洁明了,丝毫不提自己的委屈却句句都是控诉,巧妙避开了当年政治上的坑,以点带面,让人脑洞大开。

兆筱钰朝颜傅眨眨眼,向梁这是经了哪位高人的指点?

颜傅侧目回望嘴角微翘,看的兆筱钰脸颊有些发烫,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撩妹!

郭仪象征性的问了三叔公和桂芝等人几句,之后竟跟三叔公唠起了闲嗑,什么去年的收成啊,家中的生计等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钦差大人的心思不在办案上。

“大人。”

刚刚从县衙赶来的文书恭恭敬敬地奉上与此案相关的口供记录,郭仪漫不经心的接过,随手一翻就扔在了案上。

青源村向杨两家根基深厚,如今向家人多势众,修庙一事多半还要依仗向家出丁出力。

向福不过是个异乡流民之子,想来也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之后,这场官司该如何判,郭仪心中早有论断。

“来人啊,”郭仪示意随行的左右上前,“向福诬告养父向梁,将他逐出向氏,杖责二十!”

“大人!民妇不服!”兆筱钰猛一抬头,一双明眸瞪得郭仪心头一跳。“大人仅凭一面之词就妄下罪名...”

“放肆!”郭仪下意识的去拾惊堂木,忽的想起这是在杨家祠堂,只好端起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摔。

“大胆刁妇,竟敢咆哮公堂,念你初犯本官不予计较,若敢再犯,杖责三十!”

李康华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悠然自得的放下茶碗,看向颜傅夫妻的眼中掠过一道锐光。

颜傅抓住兆筱钰的手腕,兆筱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于冲动了。

以至于把普通话都漏了出来。

兆筱钰懊恼的抿着嘴唇,不甘心地怒视郭仪。

“大人,何不听听向福和赵氏的证词?”

李潜忽然插嘴,郭仪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向福的口供本官已经看过了,无凭无据,不敬父母,枉为人子!”

向金向银两兄弟对视一眼,喜出望外!

“大人,草民还有一事要禀,前几天,草民的两个儿子进山捕猎,不想遇到了向福,他,他竟不顾同堂兄弟之情,将他二人打成了这般模样!”

倒打一耙?!

向梁那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脸突兀的出现在兆筱钰的眼前,看着他嘴里时隐时现的舌头,兆筱钰兀的想到了毒蛇。

《农夫田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