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 圣水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虐文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

古言已完结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为菡蓂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亮澄澄的美目望着云太后,等着她给一个决断。慕容铮静默不语,端起放了许久的茶盏,低头品茗。事到如今,所有可以指证凌语嫣的疑点都被攻破

长江中文网|更新:2019-07-11 10:06: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为菡蓂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亮澄澄的美目望着云太后,等着她给一个决断。慕容铮静默不语,端起放了许久的茶盏,低头品茗。事到如今,所有可以指证凌语嫣的疑点都被攻破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免费试读

亮澄澄的美目望着云太后,等着她给一个决断。

慕容铮静默不语,端起放了许久的茶盏,低头品茗。

事到如今,所有可以指证凌语嫣的疑点都被攻破。即便是不甘或者怀疑,云太后心里清楚,她已经不能定凌语嫣的罪了。若是再继续纠缠下去,惹恼了皇上,怕是不好收场。

太后就是太后,不愧是在宫里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的老人,心思一转,拿定主意后,面上已经换了一副生气中略带愧疚的神情,“是哀家疑心太重了,凌贵妃别往心里去。哀家也是心疼这个孩子,伤心过度罢了!”

凌语嫣笑笑,“皇后痛失龙子,太后生气伤心也是在所难免,臣妾明白!”

“凌贵妃如此识得大体,哀家甚是欣慰。”云太后深深叹气,疲惫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一个皇孙,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皇上,贵妃,你们一定要好好查查,看到底是谁如此丧心病狂,胆敢谋害皇嗣。一定查证属实,无论是谁,决不轻饶!”

“母后放心,朕相信语嫣一定将事情查个一清二楚。”慕容铮沉着脸,有意无意地瞟了瞟凌语嫣。言下之意,这查凶手的事就落到了凌语嫣身上。

凌语嫣知道自己躲不过,便也懒得推辞。何况她也确实很想知道,到底是谁要陷害她。走到李植跟前,“李公公,你刚才说储秀宫的冬儿,跟你们御膳房的一个丫头很熟,是吗?”

“是!是!她们两个是有些交情!”李植应声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冬儿跟芽儿说过些话,芽儿原本是负责皇后娘娘的饮食,因为打碎了一个玉盏,奴才便罚她去烧火了。”

“太后,冬儿不过是储秀宫里一个打杂的丫头罢了,不可能跟这件事扯上关系的。”林珍儿弱弱地望了望云太后。云太后不做声,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了凌语嫣。

凌语嫣一笑,“淑妃娘娘,可否请你储秀宫的冬儿来一趟!她来了,本宫便知道这件事跟她到底有没有关系了。”

林珍儿一听又惊又怒,泪眼盈盈地瞪着凌语嫣,“凌语嫣,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处处要与我为敌,想置我于死地?你把这件事扯到冬儿的身上,不就是想要扯到我身上吗?皇上,太后,你们要为珍儿做主啊!”

看着林珍儿哭哭啼啼的娇弱样子,凌语嫣不由冷笑,“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淑妃何苦急着往自己身上揽罪名。谋害皇子,这可是死罪,淑妃可要慎重了!”

凌语嫣的几句话,成功地让林珍儿止住了哭泣。皇上和太后的反应已经告诉她,他们不会帮她了。心中一凉,林珍儿咬着唇,只死死地盯着凌语嫣。

凌语嫣就任由她那么盯着,吩咐人去传唤冬儿和芽儿。

少顷,一个瘦瘦小小的丫头被带了进来。似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很是害怕,刚跨进门就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惊慌地爬了爬,将趴改成了跪。“奴,奴婢冬儿,参见太后,参见皇上,参见各位娘娘!”

一看到这个冬儿,凌语嫣的眼瞳便缩了缩,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一下林珍儿的反应。却见她在冬儿走进来的时候脸白了白。笑了笑,转身问苏玄,“苏玄,你来看看这个人。”

苏玄应了,先从前看了看,又绕到后面瞧了瞧,眼睛一亮,“娘娘,这个丫头不就是那晚在假山后说闲话的其中一个嘛,奴才记得当时她们有提到,另一个是在御膳房当职来着。”

凌语嫣点点头,“你记性很好。那晚虽然没有看清楚长相,但她们的背影和声音本宫却是认得的。冬儿,你可知为何突然诏你过来?”

冬儿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奴,奴婢不知道!”

“皇后娘娘的孩子,没了!”凌语嫣凑近冬儿,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我们已经查出,是有人在食物里做了手脚。听说,你跟御膳房的芽儿很熟,是吗?你来告诉本宫,芽儿是不是凶手?”

“不,不是的,不关芽儿的事,芽儿不是凶手!不,奴婢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跪在永福宫冰凉的地板上,冬儿只觉得浑身发抖。凌语嫣的声音更是像冤鬼的召唤,来找她偿命来了。

“扑通”一声,林珍儿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似一滩软泥瘫在地上。

千交代万交代,甚至以这丫头家人的性命做威胁来让她保守秘密。她是什么都没有说,却也什么都说了。林珍儿闭了闭眼,只觉得天地崩塌,黑暗无边。

这动静实在是大了些,连冬儿都转首看了过去。一瞧是自己的主子,冬儿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杏眼圆睁,突然扯住凌语嫣的裙角叫了起来,“是我,都是我!是我趁无人的时候混到御膳房,往菜里面放茴香的!奴婢家里穷,淑妃娘娘曾帮助过奴婢,奴婢一直感恩在心想找机会报答。原本淑妃娘娘很受宠的,可是贵妃娘娘您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皇上宠您不说,还无端冲淑妃娘娘发火。奴婢实在不忍淑妃娘娘伤心难过,就,就想到了这个法子。奴婢只是想让贵妃娘娘得个教训,却没想到真的害了小皇子。是奴婢,奴婢该死,不关主子的事,都是奴婢的错!请皇上赐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这一套说辞她背了很久,始终说不顺畅。没想到在这最后一刻,生死关头,她竟然一下子都说出来了。想到此,冬儿笑了起来,转了个方向,朝着林珍儿深深一偈,“主子,冬儿对不起您,害您受累了!贵妃娘娘,在菜里放茴香的,是我,与我主子无关,也跟芽儿无关,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她们吧。所有罪责,冬儿愿以死承担!”

“死”字还未说完,冬儿就将凌语嫣狠狠一推,转身奔向一旁的石柱,一头撞了上去。凌语嫣被推得连连后退,好在她有功夫底子,脚下一顿,转身想要再去抓寻死的冬儿,却是已经迟了。

浓重的血腥气迅速在殿内漫延,不久前才在福安宫经历过的感觉再次袭来,更深沉,更浓烈。

小小的人儿顺着柱子慢慢滑了下去。血,也顺着柱子直直流了下来。

凌语嫣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掌间虚无再抓不住任何的东西。

门口有人小心地往里张望了一下,林易悄悄地退出去,很快又面色凝重地进来,“皇上,刚御膳房传来消息说,那个叫芽儿的丫头悬梁自尽了,只留下了这个。”

一张薄纸托在林易手中,慕容铮目光一扫,挥了挥手,“芽儿已经承认,偷换册子的人是她,为了报复皇后。这所谓报复,大概也就是李植所说的打碎玉盏一事。”

慕容铮起身走了下来,度到凌语嫣跟前,正好挡住了她看冬儿的视线。“事情都已经很清楚了,全都是这两个丫头的报复行为。语嫣,你辛苦了!”

“真相,真的已经清楚了吗?”凌语嫣抬头,目光直直地看着慕容铮。

太后也站了起来,被青芳扶着慢慢走过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哀家累了。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吧。”

“那母后就先回宫休息吧,儿臣待会儿再去看您。”慕容铮也不阻拦,嘱咐青芳好生照料。

沈墨香看了看剩下的人,走到慕容铮跟前,“皇上,臣妾看贵妃娘娘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让她也回去休息?这里,臣妾来处理就好。”

慕容铮点点头,又扫过林珍儿柳暮云等人,“那这里就有劳德妃了。如果没别的事,就都散了吧。还有,皇后需要静养,朕希望这些日子不要随便去打扰。”

“臣妾遵旨!”

出了栖鸾殿,拐个弯走出几步,凌语嫣再也支持不住,扶着近旁的回廊柱将卡在喉间的东西吐了出来。这一张嘴便如翻江倒海,似要将胃里还未消化的食物全部吐出。到最后没东西吐,连苦水都吐了出来。

凌语嫣这一吐,可真的吓坏了玲珑和苏玄,两人守在近旁,一个端着漱口水一个握着帕子,急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少顷,凌语嫣接过清水漱了口,无力地靠在柱子上,沉重的眼皮搭在眼睛上,连翻动一下都觉得费力。

“朕从来不知道,你还有逞强的毛病。”将她的痛苦看尽,才知道她刚才一直都在坚持。是为自己,是为婉儿,还是为了那死去的两个丫鬟?

知道他跟着自己出来,之所以没有阻拦,是因为她有问题要问。虽然现在不是时候,虽然知道他也许不会说实话,但还是想要亲口问一问。“皇上,真的以为两个婢子敢做这样的事吗?如果背后没有人指使、要挟,她们真的会为了那所谓的嫉妒,报复而去害皇后的孩子吗?”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没事就可以了。”慕容铮伸出手,想去碰出那苍白的脸庞。

凌语嫣头一偏,生生错开了那泛着凉气的指尖。“皇上的意思,是不打算追究了吗?还是,真正的主谋是皇上在意的人?那可是你的亲骨肉,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伤心难过?”

慕容铮随意笑了笑,眼中却闪着坚定,“你该知道,朕真正在意的,只有你。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做的很好,如今的结果,是朕最想看到的。至于孩子,朕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就别为朕操心了。你不舒服,朕送你回房休息。”

“不用了!”凌语嫣身子一偏,避开慕容铮伸来的手,“臣妾有脚,自己会走。皇上国事繁忙,不必为了臣妾耽搁。”

她避得坚决,慕容铮也不再坚持。“那好,你好好休息,朕先走了。”

看着慕容铮离开,苏玄憋了很久的话终于问了出来,“娘娘,奴才看皇上是真心待您的,您为什么就

《凤凰斗:刁蛮皇后不从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