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寒江雪》寒江雪词的意思 18禁 寒江雪清水文

寒江雪

仙侠奇缘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安薇薇原创的仙侠奇缘小说《寒江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荇,游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洞庭君山。 八百里洞庭风平浪静,君山的侧影深深地映在水中,碧绿的湖水并未掩盖君山的颜色,反倒使得君山的青翠更加鲜明。 一叶叶渔舟

阅文集团|更新:2019-06-25 20:06: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安薇薇原创的仙侠奇缘小说《寒江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荇,游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洞庭君山。 八百里洞庭风平浪静,君山的侧影深深地映在水中,碧绿的湖水并未掩盖君山的颜色,反倒使得君山的青翠更加鲜明。 一叶叶渔舟

《寒江雪》免费试读

洞庭君山。

八百里洞庭风平浪静,君山的侧影深深地映在水中,碧绿的湖水并未掩盖君山的颜色,反倒使得君山的青翠更加鲜明。

一叶叶渔舟摇曳在岸边,像是这湖中的一只只黄螺。其中有一只是初雪家的船。

初雪是个平凡的渔女。有时候,她不止是渔女,为了生计,她还需上山采茶。她的生活里,只有日夜Cao劳的爷爷,滑溜溜的鱼,还有一种叫做君山银叶的茶。

“银叶银叶,你是有多值钱呢?”初雪坐在船舷,看着手里小小一包,用丝巾包裹起来的尖尖茶叶,一双白玉小脚随意地挑动着平静的湖面,掀起小小的水花。

自己玩了一会,初雪自觉无趣,开始看着天空发呆。

昨天邻居王姐姐嫁人了,新郎真是好看,而且看她的眼神,真个叫人羡慕。什么时候也有一个人愿意这样看我呢?

唉,应该不可能吧,昨天爷爷偷偷拜托喜娘也给初雪物色个郎君,喜娘明确地说了,在君山这个小地方,俊朗又有上进心的男子大都被种茶的大户招去了做上门婿了,像昨天的新郎官那样优秀的人才,是很难看得上初雪家这样靠体力活维生的人家的。

“打渔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要种这娇贵的茶叶呢?”虽然嘴上这么说,初雪也只是努了努嘴,将茶叶小心地放在一边。这可能抵她家一年的卖鱼钱!

“咕咚、咕咚!”

原本波平如镜的洞庭湖突然像煮沸了一般,掀起波澜,远处还生出了层层叠浪,向岸边卷来。

“湖怪又来了!”

“初雪,快走!”

各位渔家尖叫了起来,在这嘈杂声中,隔壁王家的伯伯拉起初雪,不由分说地把她拽走。

“可是,我的茶叶!”初雪一边向陆地深处走去,一边不舍地回头看,那一艘破旧的渔船下,不仅有初雪一家养殖的鱼,还有她帮君山茶庄刚采的茶。鱼丢了不打紧,只是自家的粮食紧张些罢,但是茶叶若是丢了,可是要赔茶庄数不尽的银两!

王伯伯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那都是身外物,咱们穷人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啊,初雪!”

初雪就这样任凭王伯伯拉着,这时爷爷从家里迎了出来,接过初雪,对着王伯伯千恩万谢。

现在渔民们统统离湖岸远了,纷纷回头眼巴巴地看着河岸的渔船,心里祈祷湖怪不要将自己辛苦养殖的鱼打散打死。

或许是天公怜悯,这一次湖面的动荡消失得很快,不一会湖面上的波纹细了,只有一条浅浅的折痕,向着初雪家的船游来。只见那波纹接近初雪家渔船的时候,突然震荡很大,初雪家的渔船也被摇动,看来是水底有什么生物误打误撞闯入了初雪家的渔网。

难道是抓住湖怪了?众村民你看我,我看你,谁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期盼。最后还是初雪爷爷、王伯伯以及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人,拿着鱼叉去收网了。初雪担心爷爷,提心吊胆地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对着湖面叉了几下,一泓鲜血染红了湖面,那水下的生物终于没动静了,几个汉子才敢将渔网捞上来。

初雪屏息看着,那带血渔网一点一点露出水面,赫然是一个身穿白色缕衣的俊美男子。

初雪从没有见过如此英俊的男子,她忍不出喊出声来,“啊!湖怪啊!”

初雪清脆尖利的叫声引起村民们的骚动,提着渔网的王伯伯被她突然的叫声吓到,更是送了手,网中的男子就势站在了船上。

即使是捂着伤口,那男子落地的姿势还是那么潇洒利落,他临风而立的样子,倒不像是渔网里的囚徒。

“初雪,别瞎说!”初学爷爷制止了初雪,然后对着男子躬身道歉:“实在对不起,我们有眼无珠,伤到了这位公子。”

看见网中的是人,渔民们也纷纷道歉。刚才那执鱼叉的青年看见男子的气度,差点弯腰跪倒,乞求原谅。可惜在这小小渔船上已经容不下他做这么的大动作,他才作罢。

“我叫楚荇游。”男子从容地微笑道,看了看刚才惊叫的初雪。

初雪碰上了楚荇游那一双明亮皓丽的眼睛,惊为天人的同时,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

为了表示歉意,初雪爷爷做主,让男子到他们家里养伤去了。

小屋内虽然摆设简陋,但胜在窗明几净,这些都是初雪一个人辛辛苦苦打理的。

楚荇游看了一眼这渔家室内,眼里满是新奇。他一直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家?这时他握着手里的土杯,好奇地把玩起来。

“敢问这位楚公子,为何会落入渔网?”初雪爷爷是这洞庭湖畔少数见过世面的人,从第一眼看见楚荇游,他就对他极其客气,因为他从楚荇游身上细软的绢衣看出,他身世不凡。

楚荇游也没有对初雪爷爷的客气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大概是他生来尊贵,人人对他都是如此吧。

楚荇游放下土杯,彬彬有礼地会话道:“哦,我在湖中学习游泳,遇到湖怪,拼死游到这里,谁知道被老爷爷的渔网捕获了。”

初雪终于倒腾出了一些疗伤用品,嘟着嘴对爷爷说道:“爷爷,楚公子受了伤呢,你还要人家说这么多话。”

爷爷一愣,却见初雪小心地撕开楚荇游手臂伤处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为他涂抹起药来。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暗想道,女大不中留啊。既然话都被初雪截断,他只好到灶屋去烧饭去了。

楚荇游家中如花似玉的丫环不少,但都穿着绫罗绸缎,浓妆艳抹,像眼前的初雪一样荆钗布裙、不施脂粉的女子,他还真没见过。

细细打量着初雪,虽然她终日在阳光下劳作,却没有像爷爷一样皮肤黝黑,反而肌肤莹洁胜雪。再辅以两弯细长柳眉,一双月牙一样的美目,尖尖的小巧鼻子,两瓣樱桃小嘴,楚荇游可以想象到,如果初雪有条件像寻常女子一样打扮,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这样想着,楚荇游任由初雪在自己的手臂上胡乱包扎着,鼻尖传来少女的幽幽芳香。他陶醉地吸了一口气,对着不明就里的初雪温和一笑。

初雪见楚荇游笑了,也是心动莫名,于是更认真地绑着那绷带,心里暗自祈祷,月中的老人,求你为我赐福,将您的红线化作我手中的绷带,为我紧紧地绑住这位公子吧。

《寒江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